Chinese IM tool: #QQ/#TIM has been found it’s scanning Windows users’ web browsers data directories.

Actually this is not a news. Almost all applications made by #Chinese are behaving like this. #privacy #usersrights

ref: v2ex.com/t/745030?p=1

皮皮的睡前仪式:前爪踩踩我的膝盖,轻轻跳上来,转一圈躺下,然后伸长了腿,把头往我怀里一塞,呼噜呼噜直到睡着 :saltamoto013: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我爱的小猫咪,她也爱我 :saltamoto016:

【外卖骑手倒在寒冬里:我真的就在北京 就站在二环街上】2020年冬至,距离新年只剩9天,晚上八点多,庄红估摸着丈夫韩伟跑完单了,给他打了一个视频电话,但手机屏幕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丈夫的脸,而是一位陌生的交警。3个小时前,韩伟接到当天要送的第34单外卖,到店取餐后,他沿着朝阳区的香江北路骑行,离开店不过几分钟,在一个十字路口前,陡然倒地猝死,摩托车后座上,还放着4份没送出去的外卖。这一天,北京的天气是-7℃至5℃,天气寒冷。
中午,庄红还叮嘱韩伟一定要好好吃饭,骑手吃饭不规律,韩伟在微信上回复她,说跟朋友们一起吃的,还给她拍了照片,是个吃得干净的碗。韩伟不抽烟,很少喝酒,猝死之前,庄红也没听他说起过身体有哪里不舒服。韩伟的弟弟韩飞听闻消息,连夜从太原开车赶到北京,见到哥哥的遗体时,哥哥还穿着那件蓝色的骑手制服。
在北京,韩伟和老乡林华都住在顺义的一个村子里,十多平的房子,用玻璃板隔出厕所和厨房,租金一千左右,房间排着房间,一层能有六七家。韩伟和林华,都不是饿了么的专职骑手,他们在蜂鸟众包APP上注册,签署一份《蜂鸟众包用户协议》后,就成为众包骑手。这份协议里有一项特别提示:「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但韩伟并不了解这些,他和妻子庄红说过,众包更自由,门槛也低,「人家写的那些条条框框,我老公他也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咱们是找活的,反正能接单就行,能挣钱就行,管不了那么多。」林华在蜂鸟众包上注册时也是如此,「一个方块,里边你得打对号,只能同意,因为不同意就跑不了。」
无论是什么身份,都不阻碍韩伟和林华把自己全部的时间投入去送外卖,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接一个订单,收入六七块钱,一天跑三四十单,收入能有200元左右。每天,蜂鸟众包会从骑手们第一单的收入里扣除3元,其中1.06元交给了保险公司,用来为骑手购买保险,剩下的1.94元,则是平台征收的服务费。
可以算一笔账,饿了么一天从一位外包骑手那收取1.94元的服务费,就算骑手一年只工作300天,饿了么也会有582元的收入。这个费用对比骑手猝死后饿了么「人道主义地赔偿了2000元」,公众产生了极大愤怒,「一句外包,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天眼查显示,饿了么CEO王磊,也是蜂鸟众包的执行董事和总经理。而饿了么对骑手韩伟猝死的回应是,平台和韩伟并非劳动关系,出于人道主义,为骑手家属提供2000元的援助,其余由保险公司处理。韩伟在蜂鸟众包上所缴纳的保险,对工作期间猝死这一项的赔偿是3万。
“这种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的本质,就是在转移和承担风险,通过层层转嫁,大公司找中等公司,中等公司找小公司,把风险一直往外转移,直到找不到人来负责。”饿了么和美团会大量雇佣这些人力公司,2020年7月,外卖行业的人力中间商趣活科技公司甚至在美国上市了,饿了么和美团是它的大客户。
11月,庄红的父亲因病去世,韩伟回老家处理丧事,在家待了10天,又回到北京跑外卖,才一个月,就猝死在寒冬的街头。这一连串的打击,让庄红缓不过神来:「天天就在空中飘着似的,找不到地。做梦,在梦里,都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出事前,韩伟还跟庄红商量,今年春节一定要回老家,因为大儿子马上就高考,要回去给孩子打个气。现在,庄红觉得遗憾,两口子在北京,和家人一起的时间太短了,都在忙,忙着赶快挣钱,「要知道这,咱今年就不干了,明年再说,不能把命丢那儿。」
韩伟有一个快手号,名字叫「yis欢乐」。头像是一张老照片,是年轻时候的他,穿着笔挺的白衬衫,坐在一辆拉风的机车上。但他发的最后一条视频的主角是一辆摩托车,尾部挂着饿了么的蓝色箱子,两边把手上还有外卖的包装袋。
这是2020年北京的秋天,阳光不错。有阳光、饿了么的蓝色配送箱、摩托车的那个视频里,韩伟选了一首歌,歌词是这么唱的:「我真的就在北京,就站在二环街上,天空一片片白云,蓝蓝那是北京……」文章来源:人物>> :sys_link: mp.weixin.qq.com/s/iFlAZX8YfOY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DkJa8pU8

#搜狐新闻

微博上若干西安市民表示,自己坐了一趟地铁,(有可能)成了密接的密接,于是被强制自费隔离,一天400块,食宿条件一言难尽。
老实说,我现在看了此类事件完全不惊讶,倒是有这么多人等这事摊在自己头上才大呼肉疼,令人哭笑不得。
隔离这种强制性的行政行为,被隔离的人又没犯错,赔上若干天的生活便利和时间成本,去配合国家的政策,居然还得自掏腰包——但凡被隔离的是个本国公民,自费隔离就是咄咄怪事。这种事只要开了个口子,谁就敢保证铁拳不会落自己头上?谁给的自信?

【5岁女孩每天被同桌男孩挥拳拍打 老师:就是小孩子打闹】广西南宁的何女士在一次幼儿园公开课上发现,自己5岁的女儿不断遭同桌男生挥拳拍打。而老师就在教室里走动,并没有制止。通过监控,何女士发现在整个学期里,女儿的同桌每天都对她进行殴打。何女士找园方反映情况,但老师称这是“正常现象”。最终经教育部门协调,何女士与园方签订和解协议,幼儿园退还其一学期学费6900元人民币。何女士称园方还口头承诺赔偿2万元,但迟迟没有兑现。而幼儿园园长称,这只是小朋友的打闹,园方上半年已经作出相应赔偿。而男孩家长在登门道歉时,称“对不起不行吗,还要给钱才算道歉吗”,也让她难以接受。她表示若解决不了将通过法律途径提起诉讼。 :sys_video: 看看新闻KNEWS的秒拍视频 miaopai.com/show/aHa8gCibpab5Q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BAQccJhO

#搜狐新闻

我家对我的教育一直都是「自己的决定自己承担后果」。比如念书的时候淘气,闹出问题来就自己解决不许浪费家长的时间,所以小时候不管怎么折腾,道歉写检讨都是我自己在学校搞定。

长大之后决定不婚不育,我爸妈对此没什么看法,甚至很支持,告诉我要提前找到帮手,于是我养成了购买商业保险和做理财的习惯,年底把存下来的钱安排得清清楚楚,留点钱应急,迎接第二年。

挺好的,我觉得我们家人活得都很明白。

昨天看绝望主妇,Lynette为了升职隐瞒怀孕,泄露后被老板逼到辞职,转身就把老板告上法庭。
老板:我摊上大麻烦了,不管怎样,只要一个大公司和孕妇职员打起了官司,公司形象就会严重受损的
弹幕:这孕妇还好意思打官司?!这不更加重职场性别歧视吗!

就很能看出国内劳动者的地位和心态

#世界毀滅前必須記得的事
#月薪嬌妻SP

---------

平匡:在孩子生下來前的這段時間,我會做好你的後盾,有什麼需要就開口吧。
實栗:不是這樣的!什麼後盾呀?我們不是一起當父母嗎?
我可是第一次生孩子呀,什麼都不懂亦非常不安。
我居然要一個人去面對、學習,再對你下指令?我們是要一起學習,一起當父母的。
所謂夫妻,不是應該這樣嗎?

---------

野木亞紀子寫得太好了吧!

醒来之后发现我的腿是这样掰开的:《一》
中间这个一是一条横躺着的猫猫(

柜姐不记录不推荐的东西:

1 任何口服保健品,包括但不限于美白抗糖丸/胶原蛋白补充剂/酵素/青汁/酵母菌/神经酰胺/白藜芦醇/维生素C。有这个钱喝杯喜茶不香吗?真的想补补身体的话请联系我,我去实验室拿一点AR纯度级别的试剂给你兑水喝,安慰剂效果杠杠的 :blobspin:
2 三大网红贵妇牌:Lamer海蓝之谜、La Prairie莱铂妮和SK2,原因在此moresci.sale/@soldout/10534294
3 Homefacialpro所有产品:用心做推广,用脚做研发。所有推广HFP的美妆博主我都取关了,实在吃相难看。
4 网红自主研发的护肤品,包括但不限于张大奕啥的。大集团的好东西我用都用不过来,为什么要买你的diy产品?难道我嫌钱腥要把它扔进咸水海?
5 任何网红“Hermes级别”眼药水。里面的防腐剂等添加剂对眼黏膜刺激非常强,不利于维持眼部健康。觉得眼睛干请使用人工泪液!!如果非要用的话,请在两周内飞速用完扔进垃圾桶👌

先想到的就这么多,以后再补充其他的 :disneyprincess004:

近些年年底会画点小图做明信片,似乎有点仪式感。画幅小很快完成,一边心情很轻松地听着podcast, 借用报道里的一句话:
Have yourself a very Merry little Christmas!
无论在哪儿做什么,你都可以给自己过个节。比如说,这一年辛苦啦!而明天就是冬至了,北半球的白天会渐渐变长,日光更多,值得庆祝!南半球的同学们请继续享受盛夏。总之,节日快乐!

突然领悟,猫猫可爱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猫猫睡得多!!!

我为什么到今天才发现非法镜像号这个事?
这几年我当然在象群搜索过很多次自己的id,但无论用哪个app,或者网页版,搜索出来的久辰只有pawoo这个号,猫站的号是搜索不出来的。
如果不是今天用谷歌搜索了一下,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pixiv_comic4:

镜像号的粉丝数目显示是500多,但从猫站点进去只能看到不到十个。都是猫站号。我猜测要么就是把我关注列表一起拉了,要么之前的关注是旧猫站的号所以显示不出来……
而且那个号关注了一些猫站的号,包括殆知阁,都不是我本人这个号有关注的。(我从没关注过新猫站用户)
怀疑皮下有人操作。

总之有一种被人视奸了2年多毫不知情的恶心感………

显示全部对话

所以锁推用户不光能 re 我的推文(但我看不见)、like 我的推文(我不知道是谁),甚至还能 retweet 我的推文?我只能看着自己推文下面的转发数字奇怪地增加?就好像成天有人跟你说:「一群老大哥在看着你。」「谁啊?」「你不可见。」

显示更早内容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