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昨天比明天要更好/没错啦/是明天要更好/是我唱错啦

置顶嘟文

冲浪心动时刻:

“我本来也没朋友 高中时一个同学出车祸失忆了 我去看她时正好醒过来 她一家人都以为我是她的好朋友。”

(比夫探手到煤气炉后,拿出一根橡皮管子,他极为震动,转头看威利的卧室,那里仍有微光,传来林达哼着的绝望的、单调的歌声。)

威利  (通过窗户凝视着月光 )哎哟,看看那个月亮,夹在大楼缝儿里移动!

眼镜小乖有一副漂亮的彩虹眼镜,可惜她看不见。
粉红小象也有一副漂亮的彩虹眼镜,可惜她也看不见。
她们都看不见对方漂亮的彩虹眼镜,却知道彼此的心都像彩虹一样美丽。
……
眼镜小乖一碰到树上的苹果就兴奋地大叫,她非常确定地告诉小象:“苹果的颜色就像彩虹一样!”
粉红小象一碰到树上的柠檬就兴奋地大叫,她骄傲地告诉眼镜小乖:“柠檬的颜色很酸哦。”

粉红小象向左走,眼镜小乖向右走,不管向左或向右,她们最后都会走到路的尽头。
她们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可以感受到花朵的颜色、阳光的笑容与风的心情,领略到一路上的美丽风光。

粉红小象看不见,眼镜小乖也看不见,她们最喜欢在悬崖边玩荡秋千的游戏。
她们看不见白云也看不见乌云,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深渊,危险的悬崖在她们想像中是欢乐的天堂。
每天下午,眼镜小乖都要用双脚顶住粉红小象的前腿。
上上下下地举起三十五次,心情好时可以举八十七次,最高纪录是九十九次。
她们永远不知道在别人眼中,这是一幅多么惊险刺激的精彩画面!

粉红小象看不见,眼镜小乖也看不见。
但春花开了她们知道,秋叶红了她们知道。
她们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去感受天地间的微妙变化。
她们无所惧怕地去体验人生的新鲜事。
……
如果你问粉红小象和眼镜小乖,在她们的黑暗世界里,到底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呢,还是阴雨绵绵的日子多?
她们会回答你,
如果你爱我,我就可以在暴雨里看见阳光,
如果你不爱我,你就永远得不到答案。

眼镜小乖看不见,但她不是一个盲小孩。
粉红小象也看不见,但她也不是一只盲小象。
她们只是看不见残酷与丑陋,美丽的世界却尽收眼底。

——几米《寂寞上场了》
@reading

黑面娃娃抱起了纸片人,
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
他不敢相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轻的小孩。
纸片人轻声地说:
“我并不如你想像的脆弱,
只要让我不停长大,我会将世界整个包起来。”
……
纸片人薄得像一片纸,大风吹过,满天飞舞。
她走路像跳舞,摇摇晃晃不安稳,但是她不怕跌倒不怕摔。
纵使来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最后也总是安安稳稳地紧贴着地。 她有一双爱的眼睛,看见的都是爱。
她有一张甜甜的小嘴,说出的都是蜜。

驴头妹长得很抱歉,
她的爸爸觉得抱歉,她的妈妈也觉得抱歉。
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满歉意的世界里。
但是抱歉有什么用呢?
她也只能对她抱歉的长相所造成的残酷人生暗暗地说声:“抱歉!”

啊啊好多天都没找到喜欢的书影音了,都是可看可不看可听可不听 :ablobcatcry: 最好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同类型其他作品连代餐都称不上……也许根本就没有同类型这一说,只是自作多情的牵强附会或者拙劣的模仿 :ablobcry:

“所以……所以婚姻只为了对抗一种孤独的生活。但还有些人,像书中的主人公,他没有爱,也没有伴侣。谁要是肯分一点爱给他就好了。生活就不至于此。”

显示全部对话

偶遇一张柬埔寨摇滚,听了半天也没选出来最喜欢的 :ablobcall:
2011太空漫游这张里翻唱了其他柬埔寨经典

Cambodian Space Project
高棉太空计划

music.163.com/song?id=28474869

『当你感觉与万事万物都相连相接,你也会感觉对万事万物都负有责任。你不能转身离去。你的命运与他人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你要么学会承载万物,要么被它碾得粉碎。你必须变得足够强大,才能热爱这个世界;可你又必须足够坦然,才能跟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恐惧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music.163.com/song?id=18687640
艾尔曼这拉的哪有回忆童年的梦幻感,底噪簌簌,只剩下夜深忽梦少年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是我自己活该
music.163.com/song?id=188432
看篇文,开头是这段歌词,还以为会很虐,实际上热烈真诚无比动人…………听完歌下一首就是BWV 1004,明亮的小提琴差一点就哭出来 :ablobmeltsoblove:

Если шел за тобой, как в бой,
如果他跟着你,像在战斗中一样
На вершине стоял хмельной,-
最终站在山顶,酩酊大醉
Значит, как на себя самого,
那么,对你来说
Положись на него.
你可以给予他信任了
music.163.com/song?id=5160911

『作者在此曲中用上了多种多样的装饰性乐器,如钢片琴、钟琴,加上竖琴和钢琴,这多种色彩耀眼夺目的妙音又同细分的弦乐与木管铜管之声交织交融,织成一幅音的锦绣,像印象派画人的彩笔那样,点染出云霞的灿烂色光。更微妙的是我们在目迷五色的同时又似乎可以感受着薄暮时的大气的变化。渺渺残钟的余响摇漾着融入这大气中,升腾,弥散,于是又听到了用木管代言的鸟语,众鸟归巢,绕树三匝。百鸟惊喧中也啼叫出不胜惆怅之情。听到此,我们的心恍如也同那音乐一道弥散开去了!』
music.163.com/song?id=1815649

哎,和整个人类社会都是靠虚拟世界联系起来的,道理我都懂,然而从虚拟人物身上获得的鼓舞总是比三次元榜样多得多得多。

显示全部对话

『贺望去换衣室换下自己亮闪闪的舞蹈服时这个前台小妹妹还是忍不住地开口了:“哥你给劝劝吧,他都二十七了还没有一点舞蹈天赋。”
周宁牧看她一眼有些想笑,没答应也没拒绝,跟贺望出练舞房的时候哈哈大笑着跟贺望告状,贺望哼了一声:“我二十七岁怎么了,没有天赋又怎么了,我就算到了七十七岁还是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任何事情。”
……………………
他的拉丁舞学了半年勉强能跳出了人样来,前台小妹每次看见他先摇头后想想也真亏的能学下去,直到前台小妹都因为忍受不了前台枯燥的工作离职贺望还在玩。
……
他爱这个世界,喜欢很多陌生的东西,并且从不吝啬学习,但是也不强求要多么成功,他就是喜欢。
因为贺望是他的少年——他会永远年轻,永远赤城,且永远无比热爱着这个世界。』

『“死了的话,人会变成什么呢?”美绪说。却不是向在场的谁问。
“变成星星哦。”志信回答。
“那,大家都死的时候,天就会变亮了?
“是啊……大概就没有夜晚了。”』
music.163.com/song?id=13079789

“我他妈能有什么选择吗?你哭泣,你号啕大哭,因为你还没有完全从那个地方回来,就是那个你随他而去的地方。你那鲜活、跳动、震颤的心尖仍留在那儿。一个缺口。一块永不愈合的伤痕。如果这样的事情在你的一生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那么,你的心就会散落太多碎片,你将再也无法体会真正的悲恸。到那时,你自己也大限将至了。你终将踏上那个向上的、倾斜的阶梯,留下别人在身后为你悲恸。”

这件事最让人动容的地方就在于此,作为一只兔子,他千方百计地想更进一步发挥自我,你们怎么说的来着,突破生理上的极限?他生理上的极限就是一只兔子,却非要向身边更高级的进化物种,也就是猫看齐。他费尽心机要和他们混在一起,玩在一起,平等相处。他想要的就是这些。猫咪从没睡过他精心铺就的兔毛窝,狗也因为不懂游戏规则咬了他一大口。他是活了一些年。可谁曾想过一只兔子竟然能发展出如此复杂的个性?你要是坐在沙发上,可他想让你下来,他就会躺倒,用爪子轻轻推你的脚,你要是不动,他就咬你。你想想看,这只兔子的全部愿望,还有他彻底失败的命运。小小的生命,小小的挣扎,全都是毫无用处的挣扎。可兔子他并不知道这一切。还是说他其实也知道,但仍然不放弃挣扎。在我看来,他应该是无法理解他的极限。他只是凭直觉去做他最想做的事。这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因为他深爱猫咪。

看陈丹青谈到《流民图》和《格尔尼卡》的两种命运还挺感慨的。陈经常说一幅画好得没话说,其实“没话说”也是一种评价了,其他更多时候是真的无话可说,或者说了太多遍,已经不想再说了。(以下原文) 

『现在来看看毕加索的《格尔尼卡》。这幅巨作的诞生,同样为了同胞的受难,同样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它也一度离开毕加索,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珍藏。佛朗哥政权倒台后,西班牙政府与国王一再交涉,要美国归还此画。1980年,美国特意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盛大的毕加索回顾展……那次大展结束后,《格尔尼卡》荣归西班牙,犹如国器,被隆重挂在单独的展厅,有一阵,政府甚至安排士兵,守卫这幅画。』

『1943年,《流民图》画成,易名为《群像图》,在太庙展出。当时北京是沦陷区,市民涌入观看,大为震撼,但是当天,画展就被日本宪兵命令关闭。1944年,此画在上海沦陷区展出两周,反响强烈,报章刊物有报道,也有评论。日本方面随即干涉,借故取走,《流民图》从此下落不明。创作这幅大画之前,蒋先生曾与北京一位汉奸官员相识,后者鼓励他画《流民图》,甚至允诺赞助,未曾兑现,这位官员就死了。前后细故,我无法详述,但因为这一层关系,日后,蒋先生长期被视为有历史问题的人。』
『1953年,《流民图》神奇地被找到了,回到蒋兆和手里,但整个长卷已经残缺不全。1957年,《流民图》赴苏联展览。1959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借取《流民图》展览,康生指此画“调子太低”,未能展示。“文革”中,《流民图》被定性为“反共卖国的大毒草”,险些销毁。“文革”后,这幅残破的画在仓库角落被发现,我初次见到真迹,就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昏暗走廊。1979年,中央美术学院做出结论报请文化部党组批准,始获评定,称其为“现实主义的爱国主义作品”。』
『从“反共卖国的大毒草”到“现实主义的爱国主义作品”——还须报批,还须乞获恩准而定性——大家想想看,一个受难的民族,一个战胜国,就是这样对待《流民图》。这幅问世于沦陷时代的创作,敌国如何憎惧,不去说了,胜利后,《流民图》在本国还是遭到憎恶,权力的意志,让这幅画辗转于高层的毒语、封尘的库房。当初,《流民图》中的流民就像鬼魂,进入蒋先生这幅画,结果这幅画也像鬼魂一样,在胜利后的岁月,背负罪名,差点被销毁。』
『这才是真的灾难,而且是难以战胜的灾难。我们牢记对日的仇恨,但我们记得《流民图》吗?记得画中的流民吗?我很想知道,至少,今天全国各大学的千千万万爱国大学生,有几个人知道这幅画?又有几人知道蒋先生?』

显示更早内容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