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昨天比明天要更好/没错啦/是明天要更好/是我唱错啦

置顶嘟文

冲浪心动时刻:

“我本来也没朋友 高中时一个同学出车祸失忆了 我去看她时正好醒过来 她一家人都以为我是她的好朋友。”

『多拉 流血太多,暴力行为太多。真正热爱正义的人,是没有权利爱的。他们都训练成我这样,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在这些自豪的心中,哪有爱的容身之处?爱,雅奈克,就是微微低下头。可是我们呢,我们的脖颈子都是僵硬的。
卡利亚耶夫 但是,我们爱人民。
多拉 我们爱人民,的确如此。不过,我们对人民的爱虽然博大,却没有凭依,是一种不幸的爱。我们远远脱离人民,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沉湎在自己的思想中。再说人民呢,他们爱我们吗?他们知道我们爱他们吗?人民都沉默不语。多么寂静,多么寂静……
卡利亚耶夫 然而这正是爱,全部奉献,全部牺牲,不图回报。
多拉 也许吧。这是绝对的爱,纯洁而孤独的快乐,这正是使我神魂颠倒的爱。然而有时候,我心里不禁琢磨,爱会不会是另外的样子,是不是能停止单方面表白,并且不时得到对方的回应。我想像那种情景,你瞧:阳光灿烂,双方的头都微微低垂,心摆脱骄傲,手臂都张开。啊!雅奈克,如果能忘掉人世的悲惨,即使忘掉一个钟头,尽情生活一下也好哇!只给私心短短的一个钟头,这你能考虑吗?
卡利亚耶夫 能,多拉,这就叫作温情。
多拉 你什么都能猜测出来,亲爱的,这就叫做温情。可是,你有真正的体会吗?你是怀着温情热爱正义吗?
〔卡利亚耶夫沉默不语。
你热爱人民,是这样心驰神往,温情脉脉,还是相反,怀着复仇与反抗的怒火呢?
〔卡利亚耶夫始终沉默不语。』
@reading

『我是古人今人,今人古人,说了出来,一场笑柄。』

“我最后的请求:我遗物当中的一切(也就是在书柜、衣柜、书桌上,无论是在家中、办公室,或者你所知道的其他可能的地方)日记、手稿、他人与我的信件、所画的素描等,必须彻底且未经阅读地焚毁,包括你或其他人拥有的一切我所写、所画的内容。你应当以我的名义请求他们,若人们不愿将信件移交给你,那么他们至少应当自行焚毁。”
“所有这些最好是无例外地未被阅读(但我不阻止你阅读它们,当然若你不这么做,这样对我最好,无论如何不许有其他人读。”
“所有这些要无例外地被焚毁,我请求你尽可能快地去做。”
从今以后每看一篇卡夫卡的文章都会想起来这些在病痛中写下的遗嘱……然后痛苦地再次意识到这就是一个无法信任的世界…………

最近离家出走,环境动荡引发安全感极度缺失,想认识一些新朋友聊聊天or一起行动or约饭之类的修复一下对人类社会的认同感(……)。
预计在长沙住一个月

一些可能的雷点:
1. 基本算是社会化失败的社恐,出于各种原因已经有几个月没有正常谈话了,存在无法掌握社交距离的可能性,希望不会冒犯到你。
2. 希望远离政治话题(只是觉得讨论无意义,如果有合适的社会组织请推荐给我🙏),非要说的话各个方面都算是激进派,最大心愿是人类社会毁灭。
3. 爱好多而不精,最常做的是听歌和看书。曲风从古典到流行都听,书也不挑,但一般有悖社会风向和时代潮流。唯一详细了解过的歌手是诺有缸,最近看的基本是致幻感虚无感较强的小说。
4. 二次元专区:打游戏,设配是pc和psp,基本是剧情党;不会主动看大热新番;非恋爱主线的作品基本不嗑cp,单推为主,端水很平但非常攻控(这点对我真的很重要),属性复杂,想探讨可以提供我写的小说(片段)/同人。
5. 如果有人带领的话什么都愿意尝试,很好说话。可以交换的技能有:钢琴和如何漠视一百种情感创伤(bushi)
6. 近期生活以提高英语为主,日语刚背完50音,德语还在听歌培养感情中。如果想一起练习语言的话也是可以的。

开启话题对我来说真的非常困难,如果可以希望你能主动&明确一点……没有其他要求,因为近期躁郁快速轮替感觉再建立不了社会连接真的会死的……
@friend
@dating

『空中悬停着一个遍体漆黑的巨大物体,长相丑陋,仿佛是从异世界突然降临到地球来的。那是一个由冰冷的钢铁、出其不意的惊吓和恶意又骇人的沉默组成的世界,那里没有光。埃里克心想:这东西太大了,永远都喂不饱。他站的地方离它很远,至少有一英里,但他仍然能看出它的本体是多么的贪婪放纵,随时都可能张开血盆大口,将眼前存在的一切尽数吞没。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引擎想必是关着的。这艘船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来自跨星系的深空战线。它是一个饱经风霜、深谙世事的幽灵,出于一些古怪的需求离开了平时的居所。』

『一片光怪陆离的色彩敲打着埃里克,仿佛一阵发光的风卷过。他感觉那仿佛是生命之风在他身上呼啸而过,随心所欲地将他吹来吹去,枉顾他自身渺小的愿望。然后风变黑了,不再是生命之风,而是黯淡无光的死亡之烟。 他身处的幻境变成了他自身受损的神经系统。绵延复杂的神经通路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破坏。当药物蔓延过整个系统、牢牢地在他体内扎根,这些通路都变成了墨一般的黑色。一只沉默的小鸟落到了他的胸前,它是风暴中以腐肉为食的清道夫。等风从他体内离开后,它在随之降临的沉默中发出嘶哑的啼鸣。鸟一直待在他胸前,他能感到那双如粪便般肮脏的尖爪刺穿了他的肺、他的胸腔和腹腔。他体内没有一处幸免于难,全都损毁殆尽,就连解药也帮不上忙。不管他活多久,他的身体都再也无法恢复原来未受污染的状态。
这就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

『美国是地球上最富有的国家,但该国人民大多贫穷。他们强调贫穷的美国人应该憎恨他们自己。用美国幽默作家金·哈伯德的话来说:“穷没有什么不光彩,但挺丢人的。”事实上,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穷是一种罪恶,尽管美国是一个穷人的国家。其他民族都有自己的民间传统,赞颂贫穷但异常智慧和高尚的人,因此这样的人比有财有势者更值得尊重。美国的穷人中间没有此类故事。他们嘲笑自己,仰慕处境优越的人。在连老板自己也属于穷人的最简陋的饭铺和饮品店里,墙上很可能会贴有文字,提出一个残酷的问题:“如果你有能耐,为什么还没有发财?”还会有一面美国国旗——不比小孩巴掌大——贴在棒棒糖上,插在收银柜上方飘扬。
……
美国推出了许多新鲜的玩意儿。但所有这些中最令人惊愕且毫无先例的,是失去尊严的贫困人口。他们彼此之间没有爱心,因为他们对自己失去了爱心。』
真的好像🤣 @reading

幸福 :ablobmeltsoblove: 一个月里玩了年度top1的游戏,每天听年度top1的乐队5h
,正在看第二遍年度top1的剧……

显示全部对话

I'm watching my TV,
Or is it watching me?
I see another new day dawning,
It's rising over me, with my mortality,
And I can feel the storm clouds,
Sucking up my soul.

『难怪田芥先生活不下去了,韦格纳想。这就是人类生活的可怕困境。无论事态如何发展,全都是深重的罪孽。那么,为什么还要抗争呢?为什么还要选择呢?如果所有的选择都是同样的结果……
显然,我们还是继续活着,一直如此,日复一日。眼下我们努力阻止蒲公英计划。以后我们又要努力打败警察。但是我们无法毕其功于一役,必须一个一个地处理。这是一个不断展开的过程。我们只能通过在每一个环节中作出选择,来控制最后的结果。
他想,我们只能怀抱希望并且为之努力。
在另一个世界里,可能会不一样,可能会更好一些。那里善恶分明。不像我们这里,善和恶混淆在一起,辨别不清。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工具帮我们辨别。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自己向往的理想世界里。在那样的世界中,成为有道德的人非常容易,因为分辨是非轻而易举;在那样的世界中,做正确的事情毫不费力,因为是非分明。』

『哈基姆的天堂说得就不那么具体了。“那里长夜漫漫,遍地石坑,那个天堂里的幸福是生离死别、万念俱灰、自知在梦中的人特有的幸福。”』

玩过《逆转裁判3 逆転裁判3》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games/365/
没有一次逆转不苦涩,没有一点真相不伤人

『你穷到这样还怕死吗?
饥饿露在你的脸上,
你的眼神透出贫苦和压迫,
到处向人乞讨,到处受人轻蔑,
重重的负担,压弯了你的背。
这个世界不是你的朋友,
它的法律并不关心你,
没有一条法律是会叫你富的,
所以不要穷,管它什么法律,把钱拿去。』

『人是不该拥有完整的幸福的。只有让精神时刻处于饥饿状态,仅留下一口热气维持生命机制,才不会在饱腹安逸中放松警惕,进而生出些不该有的痴心妄想来。 因为人一旦生出幸福感,就会妄想与这个世界和解,而下一秒,世界就会翻脸无情!』

你跟我都是一样地不幸!
我要把你埋在一个欢乐的坟里。
这是坟么?哦,不!——这是光明的天窗;
因为朱丽叶睡在里面,她的光彩如同华美的筵席,
把这个坟洞照耀得金碧辉煌。
死,你就躺在这里吧,现在你是被死人埋葬。

(比夫探手到煤气炉后,拿出一根橡皮管子,他极为震动,转头看威利的卧室,那里仍有微光,传来林达哼着的绝望的、单调的歌声。)

威利  (通过窗户凝视着月光 )哎哟,看看那个月亮,夹在大楼缝儿里移动!

眼镜小乖有一副漂亮的彩虹眼镜,可惜她看不见。
粉红小象也有一副漂亮的彩虹眼镜,可惜她也看不见。
她们都看不见对方漂亮的彩虹眼镜,却知道彼此的心都像彩虹一样美丽。
……
眼镜小乖一碰到树上的苹果就兴奋地大叫,她非常确定地告诉小象:“苹果的颜色就像彩虹一样!”
粉红小象一碰到树上的柠檬就兴奋地大叫,她骄傲地告诉眼镜小乖:“柠檬的颜色很酸哦。”

粉红小象向左走,眼镜小乖向右走,不管向左或向右,她们最后都会走到路的尽头。
她们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可以感受到花朵的颜色、阳光的笑容与风的心情,领略到一路上的美丽风光。

粉红小象看不见,眼镜小乖也看不见,她们最喜欢在悬崖边玩荡秋千的游戏。
她们看不见白云也看不见乌云,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深渊,危险的悬崖在她们想像中是欢乐的天堂。
每天下午,眼镜小乖都要用双脚顶住粉红小象的前腿。
上上下下地举起三十五次,心情好时可以举八十七次,最高纪录是九十九次。
她们永远不知道在别人眼中,这是一幅多么惊险刺激的精彩画面!

粉红小象看不见,眼镜小乖也看不见。
但春花开了她们知道,秋叶红了她们知道。
她们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去感受天地间的微妙变化。
她们无所惧怕地去体验人生的新鲜事。
……
如果你问粉红小象和眼镜小乖,在她们的黑暗世界里,到底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呢,还是阴雨绵绵的日子多?
她们会回答你,
如果你爱我,我就可以在暴雨里看见阳光,
如果你不爱我,你就永远得不到答案。

眼镜小乖看不见,但她不是一个盲小孩。
粉红小象也看不见,但她也不是一只盲小象。
她们只是看不见残酷与丑陋,美丽的世界却尽收眼底。

——几米《寂寞上场了》
@reading

黑面娃娃抱起了纸片人,
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
他不敢相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轻的小孩。
纸片人轻声地说:
“我并不如你想像的脆弱,
只要让我不停长大,我会将世界整个包起来。”
……
纸片人薄得像一片纸,大风吹过,满天飞舞。
她走路像跳舞,摇摇晃晃不安稳,但是她不怕跌倒不怕摔。
纵使来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最后也总是安安稳稳地紧贴着地。 她有一双爱的眼睛,看见的都是爱。
她有一张甜甜的小嘴,说出的都是蜜。

驴头妹长得很抱歉,
她的爸爸觉得抱歉,她的妈妈也觉得抱歉。
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满歉意的世界里。
但是抱歉有什么用呢?
她也只能对她抱歉的长相所造成的残酷人生暗暗地说声:“抱歉!”

显示更早内容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