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后台增加的自动删除嘟文功能,大家使用了吗?

---

我是指这个页面(替换成各自的实例域名):

tzcafe.com/statuses_cleanup

置顶嘟文

不喜欢和身边的人聊政治话题的一个原因——很悲哀——太多人把现状当作笑话来消费。

没错,很多时候现实的确是很可笑,但是作为身处其中的人,如果妳在笑的时候,对未来没有自己所认同的那个值得奔赴的理想版本,我觉得就很难沟通得下去。

毕竟无论我爱也好恨也好,实际上都是希望这世界变得更美好或者至少更合理。所以怎么可能愿意和人一起拿着牵动内心的事情做消遣呢?

置顶嘟文

已经见过很多嘟友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得出结论「以后要善用屏蔽」;这真叫人惋惜。

许多人遭受过中心化平台的强权限制和伤害,带着对更开放的、活跃的憧憬来到了长毛象社区,却在这里完成了自我封闭。

对那些还没有打算「善用屏蔽」的人们,我想鼓励各位:妳永远有选择不看不听不参与的权利和自由,但是那份自由,之所以被称之为自由,因为它根本不需要任何工具。大脑筛选、眼神跳过,就这么简单。

请问,用Caddy替代Nginx省心吗?看了看官网,很多有意思的特性呀!

Blog 文章列表一直是卡片形式展示,但是这就需要有个图像用于装点卡片。于是有时候为了让卡片不显得空,就刻意找张图片放进去。

现在有了新的解决方案——用大字号的Emoji做题图,根据不同的内容分类,加上不同背景色。

好的,有空改一下。

这几天在看社区类的程序:Discourse、Forem、Homeland……都是ruby的。也都可以自建。

其中Forem看上去更美些,而且只有它,在几乎所有社区程序里,帖子的链接是`站点域名+用户ID+帖子ID`的形式。

说起来,社区和论坛有区别吗?如果有的话,我觉得上边提到的这个细节应该属于区别之一,我个人感觉,Forem更像社区,而Discourse是论坛。

为什么这么多大型社区程序都是ruby写的?🤔

最近读了一部小说叫《夺取》,它花了很大篇幅细致介绍如何造假钞;这让我想到自己为什么不喜欢 docker。

book.douban.com/subject/182001

Docker 让人部署代码的时候,不必配置服务器运行环境。像「绿色软件」一样容易运行和迁移,几乎等于开箱即用。

从小说一下说到程序相关,似乎跨度有点大,不过内在联系也很显而易见——Docker 是《夺取》的反面。或者说,docker 就是流通的钞票;《夺取》就是在解析 docker 运作的原理。

不造假钞干嘛去了解钞票的制作流程?只运行程序干嘛操心 docker 帮你做了哪些环境配置?

因为可以去了解啊。尽我所能去了解 docker 之后或许我也会开始使用它。不过相比于使用来说,了解它对现在的我来说难度更大。慢慢来。

店门口的落叶🍂

(地上画的线,左右不对称会不会让人不适?)

dimlau 转嘟

读书笔记:从美国大兵玩具的身体特征演变理解性别差异化的两性身体呈现 


P5
书中有一个部分挺有意思的点在讲GI Joe(应该就是一个男性美国大兵形象)玩具的演变过程中,肱二头肌和胸随着时间发展越来越大,在1990s中期的时候,他的肱二头肌几乎快和腰部一样大(shocking),男性玩具和杂志插图中对男性的呈现越来越muscylar。而作者还用Barbie和其官配Ken的对比来说明社会有意制造了两性身体的差异而否认了在差异之间多元的continuum。

通过Apple Watch解锁Mac十分便捷,但是不得不说它过于便捷了。

我的笔记本就打开着放在吧台上,一个客人随手按了下空格,屏幕点亮,自动通过Apple Watch解锁进入系统,屏幕上显示着刚刚暂停丢那的鬼灭之刃播放界面。

然后他就看了起来……

照理说,做成振动提示、抬腕解锁应该更合适些?

搞半天这个去年年初的嘟文提到的Facebook竞品,只是构建在 Scuttlebutt 网络之上的一个客户端。

scuttlebutt.nz/

⬆️ 果然很有意思——除了logo不符合我的审美之外。

显示全部对话

我不把 Facebook、Instagram、TikTok、Snapchat 这种软件,看成互联网的一部分。它们只是一个应用程序,只向注册会员开放,不与外部分享数据。

blog.archive.today/post/665401

如果区分「长毛象」和「长毛象外」,那么长毛象也就不再是互联网的一部分。

后台增加的自动删除嘟文功能,大家使用了吗?

---

我是指这个页面(替换成各自的实例域名):

tzcafe.com/statuses_cleanup

重新开启了全文搜索,本实例的朋友们尽情使用。

~ 直到ES服务器挂掉 ~

github.com/forem/forem

这个社区程序好漂亮,但是安装起来比mastodon还麻烦!

昨天做面包犯了俩蠢错误:

一是忘记加油纸,烤完脱模十分困难,破相了;
二是加馅儿忘记考虑面团发酵膨胀后的体积了,肉松馅儿只占面包切面的很小一点面积,我女儿问我说对女儿早饭也这么抠了吗?

咖啡好喝。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