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已经见过很多嘟友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得出结论「以后要善用屏蔽」;这真叫人惋惜。

许多人遭受过中心化平台的强权限制和伤害,带着对更开放的、活跃的憧憬来到了长毛象社区,却在这里完成了自我封闭。

对那些还没有打算「善用屏蔽」的人们,我想鼓励各位:妳永远有选择不看不听不参与的权利和自由,但是那份自由,之所以被称之为自由,因为它根本不需要任何工具。大脑筛选、眼神跳过,就这么简单。

置顶嘟文

《咖啡馆日志》
kaix.in/0001/my-cafe/

虽然这一年几乎没有收入,还是把房租交到了2022年。

置顶嘟文

一年前,2020年1月3日,是 重建的日子——2019年8月①第一次建站但是某次事故覆灭了——总之,一周年撒花🎉

我们实例一直没有开放注册,而是采用邀请制。这并没有什么其他潜台词,至少不是因为担心「人多嘴杂」,主要是因为实例管理员财力过于...不雄厚,成员数量增长过快可能会带来某些预料之外的资金压力。

不过,其实每一位成员都可以邀请②其他人加入。这种慢慢地成长,我想大概会让一切稳步进行,该添补的就添补,该更换的就更换,不至于措不及防手忙脚乱。

已经加入,和将要加入 TzCafe 的朋友们,这里(如站点介绍中所说)是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

希望我们一起,在2021年继续玩得愉快。

:tzcat01:

①: kaix.in/0001/mastodon/
②: tzcafe.com/invites
③: 啊,我知道今天是2021年01月04日,不过昨天没来及🤦🏼‍♂️

刚看到有人说,大部分男人第一次收到鲜花是在自己的葬礼上。

多么痛的领悟。

看 hey.com 的样子,往邮箱发邮件自动生成 blog 的服务重新开始流行也说不定哦!

为了避免到时心痒,干脆在我自己的 bot上先实现相应功能得了。

我是个挺能哭的人,读小说什么的动不动就流泪了,但是…说来惭愧…刚刚知道所谓「泪孔」竟然不在眼角!竟然在下眼睑的内侧离眼角还有大概一毫米的位置,竟然是一个照镜子可以清晰看得到的…字面意义上的孔。

人体好奇妙啊!

(不知道冷不冷的冷知识)

经常看太太戴着它洗脸,好可爱呀,我也想试试…昨晚太太不在,我赶紧戴头上洗个脸吧,结果水声哗啦啦我没听到太太回来的时的开门声。

:tzcat18:

呃,好羞耻。

看到有人这么说:

「人在世,一定会伤害别人,与其伤害别人后自己伤心,不如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

如果真想不伤害别人,建议成佛,断绝世间一切的关系,避免世间一切痛苦,就可以超脱轮回。」

这真是令人不安的言论。人之为人的全部善意、尊严、廉耻……荡然无存。

无法表达此刻的心情,这几乎是我近几年来见到的最令我感觉沮丧的话了,完全无法接受它就出现在身边。

不过也正因此,还是想呼吁啊!让我们用善意对待身边的人吧,让我们即便自己承受痛苦也不要伤害别人吧。让一个一个渺小的我们加在一起,重新拾起人类的廉耻和尊严吧。

人可以随心所欲的话,就是和平的证明吗?

——《无职转生》

:tzcat03:

我深信做平凡的人是没错的,我就是个平凡人,我全家都是平凡人;
想要继续做平凡的人也是没有错,我子女大概率也会继续成为平凡人。

但是,不平凡的人,也是有的,我欣赏她们;
想要成为非凡之人的人,也是有的,我想加入她们。

所谓平庸之恶,不是指我们身为平凡人就有罪。

而是指:

否认「杰出的、向往着杰出的人」存在;
否认「人可以做出改变甚至牺牲」的可能性;
以及更根本的,拒绝真正思考那些「我还能怎么办」里的「怎么办」。

这才是平庸之恶。

这几天发太多相关内容了,挺多嘟友私信/私密嘟讨论,说太多其实容易陷入空谈,就不太妙。所以最后一条:

一个人曾经做过什么事,相应让别人产生什么印象,我承认很大程度上是有因果的。但绝对不该把这个揣测扩展。

即,「以前做过什么事一定可以推导出将来会做什么事」,或者「几个人做过什么事可以推导出所属群体里其他人也都会做同样的事」,这种逻辑是立不住的。

我想再提一个角度,供君参考。

几乎所有实例都会规定禁止发布种族歧视言论。想一下种族歧视问题里一个很常见的论调:「嘛~人人平等什么的是对啦,但是看到黑人哪能不提防啊,毕竟他们就是有很多人在做坏事啊」。

我们主张的破除种族歧视,难道不包括「放下自己心中先入为主的观点,依据事实,而非有罪推定,去对待其他人」吗?

「防御性屏蔽实例」,和破除种族歧视,在逻辑上难道不冲突吗?

人们喜欢谈论各种社会热点事件,但是却很少能把这些事件中观察、体悟到的道理运用到自己的生活中。

可能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太爱自己,不是爱惜羽毛的那种爱,而是顾影自怜的那种爱。

任何在别人的事件中能够堂而皇之说出的道理,等到用在自己身上时,都要排在「不能让我承担风险」之后。

我要提醒自己,常给灵魂照镜子。诸君共勉。

似乎,现在人们羞于或者不敢于以高尚为荣?

为什么?

存在两类打击。

一类有起&止,一类没有。

比如打击侵略行为,侵略停止时,打击肯定不会反过来赶尽杀绝;而种族灭绝,犹太人即便说我要放弃做犹太人,也不会被纳粹放过。

例子骇人听闻了,不过请问,实例间的 block/封禁是有起止依据的吗?

Emmm...

狠起来连自己都干掉了。

这好像是用 作为博客评论系统的缺陷弊端之一。

访问量太大的时候,会导致 API 访问受限。

是不是在很多人的想法当中,中国是需要防火墙的,只不过现在的不够好?

「把粉红的那部分人限制起来,或者让他们别来碍眼。」

如果防火墙是做上边这个工作的,是不是很多人就都没意见了?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