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但凡公开发表些内容,总会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这个道理即便我不说,妳也总归会知道。

但是更重要的其实是要知道:她们喜欢和讨厌的,都不是真实的妳。

置顶嘟文

不喜欢和身边的人聊政治话题的一个原因——很悲哀——太多人把现状当作笑话来消费。

没错,很多时候现实的确是很可笑,但是作为身处其中的人,如果妳在笑的时候,对未来没有自己所认同的那个值得奔赴的理想版本,我觉得就很难沟通得下去。

毕竟无论我爱也好恨也好,实际上都是希望这世界变得更美好或者至少更合理。所以怎么可能愿意和人一起拿着牵动内心的事情做消遣呢?

置顶嘟文

已经见过很多嘟友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得出结论「以后要善用屏蔽」;这真叫人惋惜。

许多人遭受过中心化平台的强权限制和伤害,带着对更开放的、活跃的憧憬来到了长毛象社区,却在这里完成了自我封闭。

对那些还没有打算「善用屏蔽」的人们,我想鼓励各位:妳永远有选择不看不听不参与的权利和自由,但是那份自由,之所以被称之为自由,因为它根本不需要任何工具。大脑筛选、眼神跳过,就这么简单。

看了一晚上鲍勃迪伦的诗(歌词),感觉挺感动的。

连续好几天,天天两杯瑰夏。实在是好喝;不是贪杯,是怕我们这穷乡僻壤的,烘好的豆卖不出去过了赏味期多浪费。

好在甲方给通过了,yeah

一高兴,忘记把后期的工作给推掉了,哪有拍视频还得自己负责后期的!哎算了。

显示全部对话

录了三分钟业务视频,感觉人老了十岁。烧香磕头祈求客户不要改稿!

P.S. 趋势分析类的视频,不涉及产品,尚且如此。如果是宣传产品的视频,我估计拍一条就被折磨死掉了。

拍露脸视频对我来说太难了,看着脚本念也做不到,自卑到完全不想看到自己。🥲

和太太说今天要早起的,可惜没做到。

她8:30给我发视频邀请,我刚起来,赶紧从床上弹起来,跑到客厅,做出商业礼仪范儿的笑容接待:

「我早就起了啊」
「那你喝小米粥了吗?」
(瞄到茶几上的粥,心里一阵暖意,为了鼓励我早起,特地给我留了红枣小米粥嘛!)「早喝完了,碗都刷好了」
「骗人,你肯定刚起来,不说了,快去收拾吧」

我一边洗漱一边想,果然,瞒不过对我了如指掌的太太呀。

然后去喝粥……嗯,怎么说呢,只能说是恍然大悟吧。这粥里加了山楂,酸到不会有人提起它而不提到它的酸。是我大意了。

哈哈哈,看个乐呵得了。不过我博客网站域名也太不值钱了。

刚弄明白,操操机器人的灵魂动物功能,和 toot! 客户端里的用户扫描是一个意思。

三小时以内。

当然,我一天还会面对好多其他的屏幕,不过手机屏幕越来越少了。

因为我错别字太多了,所以不等主线版本了, 实例提前开启了 web 界面里的嘟文编辑功能。

本实例的朋友们,现在已经可以在自己的嘟文下方的菜单中能找到编辑选项,如图:

显示全部对话

我对 这个标签的含义,理解为:「我反对/讨厌/不想看见这个人,大家来看看我对不对?」

我没用过这个标签,对于我来说,我不太愿意把评判的对象聚焦在一个人身上;更愿意针对不同的观点发表自己的看法。

当然,这背后其实有更重要的问题值得思考:人们似乎越来越愿意接受「不同观点的人们之间就是没必要交流/讨论改变不了任何事」……我们的世界,还会变好吗?

另外,夫妻两人可以政见不同而相爱相伴。这绝对不是什么童话传说。做朋友/网友何尝不是如此?

去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看到豆瓣上这条广播:

douban.com/people/2314816/stat

链接好像很难打开(会跳转回首页)。内容如下:

---

5月9日是因参与反纳粹团体“白玫瑰”并在慕尼黑大学散发反纳粹传单而被送上断头台的 Sophie Scholl 诞辰 100 周年的日子,德国邮政也发行了新邮票作为纪念。

有一段 attributed to her的话我很喜欢:

“The real damage is done by those millions who want to "survive." The honest men who just want to be left in peace. Those who don't want their little lives disturbed by anything bigger than themselves. Those with no sides and no causes. Those who won't take measure of their own strength, for fear of antagonizing their own weakness. Those who don't like to make waves — or enemies. Those for whom freedom, honor, truth, and principles are only literature. Those who live small, mate small, die small. It's the reductionist approach to life: if you keep it small, you'll keep it under control. If you don't make any noise, the bogeyman won't find you. But it's all an illusion, because they die too, those people who roll up their spirits into tiny little balls so as to be safe. Safe?! From what? Life is always on the edge of death; narrow streets lead to the same place as wide avenues, and a little candle burns itself out just like a flaming torch does. I choose my own way to burn.”

---

我试着把文中那段话翻译一下:

真正的伤害来自于那些想要「生存」的人。那些坦率地只想要安静和平的人。那些不想自己的小世界被强大外力干扰的人。那些没有立场也没有初衷的人。那些不去思量自身能力,因为害怕与自己的弱点为敌的人。那些不喜欢惹事生非——或曰为己树敌的人。那些认为自由、荣誉、真理和原则都只存在于文学当中的人。那些苟且地生,懦弱地活,然后卑微死去的人。把生活简化概括为:如果保持低调,就能掌控自己的生活;如果不张扬,恶人就不会找上门。但这都只是幻觉,因为人终有一死,那些把灵魂蜷缩成团只求保平安的人。平安在哪?从哪里来的平安?生命本该向死而生,小路或是大道,终点没什么两样,而蜡烛或是火炬,燃烧自己都能绽放火光。我选择了自己的方式,燃烧。“

想起我前阵子写的《不自由毋宁死》:

kaix.in/0001/give-me-liberty-o

当然不像索菲·朔尔的话那样振聋发聩,但愿自勉——我生而平凡,但不愿苟且地生,懦弱地活,然后卑微地死去;追求真理,为之燃烧。

索菲·朔尔: zh.wikipedia.org/zh-cn/%E8%98%

用牛奶盒子做花瓶,妳说巧不巧,盒子上印着:
此刻新鲜!

github.com/0xdstn/tilde-social

⬆️ 经朋友推荐,看到这个项目。

还有这里:

tilde.town

有意思!

ACG 站的中继站,成员也多起来了,跨站轴也是平均十秒一条。厉害:

relay.acg.mn/

《❤️💀🤖️》第三季还值得期待吗?

转发内容的链接不必问原作者什么想法。

链接属于整个互联网,妳能看到链接,妳就可以分享它——这就是互联网最基本的运行机制。

而链接到的内容,属于作者,作者不希望被看到,就自己设置链接里的内容的可见范围、甚至自己删除内容。

另外,对于设置了仅关注者可见的私密内容(无法通过公开链接访问),很合理也很容易做到的分享方式是:用妳自己的话重新转述一遍。

不截图、不复制粘贴,而是理解之后,用自己的话重新描述一遍。这样更花些力气,但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为什么发声。

bgme.me/@ShrimpZhou/1082672313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