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已经见过很多嘟友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得出结论「以后要善用屏蔽」;这真叫人惋惜。

许多人遭受过中心化平台的强权限制和伤害,带着对更开放的、活跃的憧憬来到了长毛象社区,却在这里完成了自我封闭。

对那些还没有打算「善用屏蔽」的人们,我想鼓励各位:妳永远有选择不看不听不参与的权利和自由,但是那份自由,之所以被称之为自由,因为它根本不需要任何工具。大脑筛选、眼神跳过,就这么简单。

发现某些令人皱眉的内容;分析它令人皱眉的原因是这些内容其实是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对世界的片面解释和情绪宣泄;一番思索之后得出结论:那些日记式的内容不值得回应。

到这里一切都正常,但是,很多时候问题出在:「那些日记式的内容不值得回应」之类的结论,又像是青蛙背上的蝎子尾巴难以自控;它总会闯进评论区里去。

现在看到这种画面脑子里第一蹦出来的竟然是:

我只会心疼哥哥

如果读书、看资讯、接触理论、了解「主义」让你更多地感觉到…气抖冷,不是这个世界没救,是你还得继续自救——读更多不同的书、了解更多不同的「主义」。

当然这解决不了所有问题;读书就只是遮眼睛。

以前躺在路上的钥匙串很尴尬,因为它几乎不可能被主人找回,捡到的人最多也就做个标志挂在路边;没人爱的感觉。

挂着Airtag的钥匙就不一样了,捡到它的人等于捡到二百块,至少有人高兴了。

不过以上纯属胡思乱想,就像当年幻想着街上捡AirPods一样。

看我找到了什么!
十几年前在青岛呆过一阵子,去图书馆办了张借书卡。不知道现在这种票据是不是算稀罕物了?

douban.com/people/2370048/stat

上面这位网友提到「你穿得越大胆,你被性侵的概率越低」,不管有没有数据支持,都又回到了「女性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着装来避免被性侵」的逻辑中。

难道要指责说「你被性侵是因为你穿得太保守」?这同样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

发生性侵的责任在实施性侵者,不要从受害者身上找原因:穿着和被性侵没有直接关联。

拍照好像看不出来,但是这本书的纸张原本就是泛黄的,翻起来感觉十分舒适,但是说实话读了两篇感觉这本「短篇小说集」内容就…甚至根本都不像我所理解的小说。

有这样一类人——不在少数——自己发表观点时只言片语,却爱批评别人没来及说到的部分;即便已经如此以自己的即时情绪为指标,却爱指责别人不懂得共情。

和人交流时,我愿意鼓励大家以善意揣测他人;而了解到有这样那样的「一类人」也十分重要的原因是,不必生气,这些人就是存在。

当然,包容和尊重各种人存在,不代表我们不能争论这些分歧。

我其实觉得性别差异还不如五六岁的年纪差异大些;

另外我一直认为,家庭、亲情、爱情、友情,都要大于所谓的「主义」。

Markdown 文档的微信公众号编辑器,支持微信外链转脚注(或二维码)、从 URL 采集 Markdown 等功能。

devtool.tech/markdown

许多人害怕——或说反感——说出「爱、真理」之类的词来,谓之曰:空泛、虚幻、不踏实,亦或「外宾」。

然而,这种评判本身太过取巧——通过一个词、一句话来定论一个人,太过方便了。我永远不会首选方便。

那些怀抱着爱与真理的人,若是奉之、信之而勇往直前,正是脚踏实地的表现——所谓踏实,不就是相信通过自己的一步、一步,可以走到自己所憧憬的目的地吗?

偶尔做出高尚的事来,不一定就是高尚的人;但凡有过一次卑劣行为,此生便难逃其咎:这是一个能做出卑劣之事的人。

之所以要对自己苛刻,正因如此。

突然想到一个假设。

如果某个高等文明,邀请全体人类女性去银河系漫游。走的时候,顺便,为了人类还能延续,就把剩下的人类中的一部分,加了一套负责孕育的器官,这部分人拥有了一个称谓,叫做「男性」,其他人叫什么暂且不管了。

这时候,男性的处境是否和女性一致?男性的诉求会是怎样的?

译者风格的确是很影响阅读;审美上的事情自然不必过多争执;不过一些翻译明显就是改变了原文的行文逻辑。这时候只好怪自己懂得外语太少!

腌的时候多加点百里香,烤的时候最后十分钟刷蜂蜜。吃起来就很带劲!

在这个剧所在的平行宇宙,为了通过「平权法案」肯尼迪用巨额NASA订单贿赂反对州,造成了多名宇航局工作人员丧命……

政治真是丑恶的东西——虽然它带来的成果有时是好的。

显示全部对话
dimlau 转嘟

🦣 早安嘟友们~
2021-04-13

Treat your inferiors as you would be treated by your betters.
你希望比你优势的人如何对待你,就如此对待比你劣势的人。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