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作为一个 80 后,前几年我经常跟同龄朋友说起,比我们年轻的一代人有想法、有执行力,我们与之相比难望项背。

但是这几年,我所见到的(或许更)年轻一代人总让我觉得很沮丧,和她们交流让我感觉不到什么思想碰撞,甚至会产生错觉,仿佛我才是更年轻、更有激情的那个。

@dimlau
作为“年轻的一代人”,我并不十分了解 80 后。
我个人感觉“有想法”的最大阻力来自于“与别人不一样”。
是不是现在过分强调“情商”之类的东西了呢?

@Lindsay

我发布完就意识到涉及面太广了,但是饭菜太香,吃完饭了才回来修正自己的错误……

主要是针对身边的未毕业或刚毕业的年轻人,我本身从事饮品行业,接触这些小伙伴比较多,一直有一个想法是,和年轻人在一起,我也永远不会老。

但是近年来(本店经营十多年了),交谈当中越来越感觉到「丧」的气质,在本次疫情中也是更多次地感受到。

当「我们」在讨论政治和生活的关系时,这些年轻人们表现出的漠然甚至回避,让我感觉沮丧。

「只有政府有问题吗,人民就没问题?」
「肉身在国内,还是消停点吧」
「这是一代人的塑造」
……

诚然,说得都是实情。

但是,一代人再一代人,如果永远在等着自己的这一代突然变好,恐怕只是梦话。

以上。显然,取样范围太窄,且事实上也不见得真如我理解的那样糟糕。

只是突发感慨而已。🙏🏽

@dimlau
这么说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大概我也属于回避政治的一类。
与前面一样,我不了解 80 后,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变得更「丧」了。假设这是正确的话,我也只能去猜有什么变了。
我能想到的是年轻一代更加物质化,更加利己主义了。以及在年轻一代价值观的形成时期,舆论上的控制力更加让人觉得,改变大多数随波逐流的人更加不可能了。
另外我觉得政治上的想法和作为并不能代表”有想法,有执行力“。我的上一条回复在说广义的”有想法,有执行力“,这条在说政治上的东西。

@Lindsay 嗯嗯,了解。

所以说很大程度上我是在对近期发生在身边的狭窄范围内的事情发表感慨。而且因为过去特别憧憬着年轻一代人的生活状态,然后慢慢看着自己的憧憬落空,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

我个人也是很少主动谈政治的。但是它就在我们身边,所以当它要被谈及时,即便我们不是兴致盎然,也至少不要总想着「等下一代人吧」。毕竟如果大家都这样,那么就永远没法改变。

我觉得丧的含义在于,心里已经知道哪样是对的,但却因为困难不去朝着对的方向走。

七次鄙视自己灵魂的纪伯伦说:

The third time when she was given to choose between the hard and the easy, and she chose the easy.

深以为然。

@dimlau 最大的区别在于,你一直在寻求“存异”,而你周围的人都在“求同”。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