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谢谢各位关心,我遇到的事情和 无关,和我是一个城市 群组的创建者有关。(公开群组,聊家长里短且并不活跃,也并无违法行为。)

昨天下午15点,我被五名执法人员带走,关到晚上十点。期间因为所有设备都交出给执法者保管了,所以一度有点焦虑。

不过因为之前有阅读过一点相关文章资料,所以执法人员试图用「使用非法信道访问国外网站」这条法规来给我「定罪」时,我据理(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1998第三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第 3.3 条:国际出入口信道,是指国际联网所使用的物理信道)力争了。

当被要求在笔录中签字,我因为不认可以该法条为依据被定为「犯罪嫌疑人」,所以拒绝签字。

应要求,今早9点再次去派出所处理。目前的状况是依然在我是否违法一事上无法达成共识,毕竟,执法部门并没有拿出无争议的法条作为依据。

所以暂时无碍。再次感谢大家关心。

另外,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我以自己不是犯罪嫌疑人,不涉嫌违法为由(前述),对交出通讯录、查看手机、电脑等我感觉隐私权受侵害的部分都做出了拒绝,当然因此也给自己造成了更多的麻烦。

但是至少,我坚持了自己的理念,而且巧的是,就像我刚刚刚刚写的文章中最后的部分说的那样:
kaix.in/0001/2020-08/

最后,目前并不涉及 Mastodon 问题,但是我无法保证未来如何,毕竟在两次问询中,我除了配合采集个人身份信息(指纹 DNA 等)之外,其他要求一概拒绝了。如果还要接受后续调查也不在意料之外。

我只能说,我个人并未违法,尊重法律的同时,不会畏惧执法部门可能施加的压力。我会用自己的性命(虽然微不足道)捍卫自己各种权利,当然也包括通讯录中其他亲朋好友的隐私(不管她们在意与否)等。

所以……总之,截至目前暂时无碍(被告知等联系)。但是也提示本实例好友,您甚至可以不必担心隐私泄露,至少不必担心从我个人手中泄露,但请备份自己的内容。如遇不可抗力造成无法访问……这就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dimlau
把「使用非法信道访问国外网站」这条法规来给我「定罪」时,我据理(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1998第三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第 3.3 条:国际出入口信道,是指国际联网所使用的物理信道)抄在了纸上,
如果有一天自己被带走,至少还有一句话可以辩驳……虽然觉得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或是离自己那么近的人身上是如此荒谬,但是我们不就生活在这么荒谬的地方吗?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但不管怎样,没事就好,希望之后一切顺利,祝平安。

@suica 说这一条罪名时我是真的苦笑了,实在没想到这种可笑罪名有一天真的落在了自己头上。

@dimlau 警察是怎么摸到你这个电报组并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啊…难不成群里有潜伏的间谍…

@demi 不知道,大概率应该是有潜伏,因为问询时执法人员说了一些我听起来很耳熟的话。似乎我说过或者我看过。

所以这类人就很变态,明知道我没做违法之事,且自己也在群组里,却搞个举报?

如果有「占用公共资源」,那这才是了,浪费警力来干这种对社会并无益处的事。

@dimlau 地方群,没谈论危害国家的相关内容,何必如此

@shanbufun 可能就是地方太小,就这一个群……

@dimlau 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的目标,带走一个没有涉嫌任何违法的人,定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到底是为了什么?

@dimlau
很认同文章中 匿名是一种权利,但不是理想状态 的表述。
如果网络上的所有账号和现实中活人的对应关系都迫于安全因素不得不减弱,那么这是互联网面对强权的退让,其意义也极大窄化了。

@dimlau 害怕

不过tg不显示电话号码的话他们是如何发现你的?

@dimlau 这事儿挺蹊跷,按理说不应该啊,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觉得可以先删群、关站,手机格式化。再找关系问问什么情况。你要知道如果他们有个什么特别原因要办你,可能并不会仅凭你的硬刚就善罢甘休。知己知彼心里才会踏实。

@dimlau 问一下文中所提的相关文章资料有链接吗?

@Paulxu216 如果是指国务院的那个文件,在这里:

fdi.gov.cn/1800000121_23_68755

事实上在执法机关有一整本十几厘米厚的法律法规资料书,我当时在那本书里也找到了这条。

@dimlau 我因为几年前上某个网站而被喝茶过,也是给定个罪名是寻衅滋事,当时看到这四个字就想笑wwww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