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光是精神层面我不愿意呆在舒适区,身体层面,我似乎也一直在让自己保持一定程度的痛苦。

比如(不排除懒惰的因素),我常年让自己处于半饥饿状态,一天只吃一顿半饭——晚餐和家人一起正常吃,早午饭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正常吃了。

另外不管严寒酷暑,我一年四季的着装差不了太多,刻意地经历汗流浃背或者瑟瑟发抖的状态;生病不忍到站都站不住就不去就医……总之可以说身体上的不舒适更让我感觉活着。

当然,并不自认为这样做有多么正确。不过这大概也是一种「活过」的方式,而且我觉得自己一定要这样做才能保存下心里的什么东西不被破坏。

关注

看到 创始人的频道内容: t.me/durov/137 想起来之前我说过自已的饮食习惯。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