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这条嘟文提到的「嘟文写作建议」包括缩写、标点等,我个人十分认同。

不过Mastodon存在「评论区」这个概念吗?我觉得不存在,证据是:即便嘟文发布者把此条嘟文删除,所谓评论区里的其他嘟文依然存在。嘟文之间没有绝对依赖关系。

也很容易理解,Mastodon原本就是主张平等的嘛,从属关系就显得格格不入。

另外我个人觉得「不自我审查」包括不必顾忌妳所评论的嘟文作者爱听什么,请畅所欲言,妳说爱说的即可,我不爱看的我会不看。

当然,作为礼节,去掉评论里不需要通知的对象(少艾特几个人)或许也是好的。

@dimlau 我一直都很厌恶内陆服务器上“评论区”“楼”之类的,主从概念。

@claudia 我突然意识到,我评论的那条嘟文作者把我拉黑了😅

@dimlau 那就忽略然后忘记她把。和微博的那些早期用户一样,她们都没有意识到用这样的举动,抢当了分割公共空间的一次临时的威权“家长”。

@claudia 对,没什么只是刚刚发现有点诧异。刚才忘记回应:

我也是因为反对「评论区」这个概念才回复的。我感觉社交平台(至少mastodon)的讨论串是用来分享对某些话题各自观点的阐述,只有时间上的先后而没有谁从属于谁,或者谁的权重高于谁。

我想这正是开发者创造mastodon的目的之一(在好多文章里看过)。

@dimlau 一个人垄断 一个话题,没有任何人可以challenge,那就实际上是一次附和的邀请,而不是思想的交流。(不用说“去你自己的”这种话,公共讨论本身就是一连串的话语组成的,切断重启就是切断了)
这种方式会促使不同的观点无法交流讨论,只能聚集在一起,变得没法达成共识,更利于独裁狙杀。.
微博原来就是鼓励这样的文化,后来索性就直接赋予博主剿灭 言论的权力了。

@dimlau 当然,语言要慎之又慎。交流的语言是客气克制的,微博一样直指RXXXX的都是阶级斗争的语言,也不是来交流的。如果所有人都觉得你语言干净克制,而博主还觉得"恶心“,那是博主的问题,她不适合公共讨论,不要共情她的怪癖。

在回复中一个人也不艾特,被回复嘟文的主人是不是也就不会收到通知?

@dimlau 想到了一个比方:原嘟文与评论没有从属关系的观点,是因为人人都可以平等参与一个话题的讨论,但每一个嘟类似于该嘟友的屋子,站在主人家里讨论她不喜欢的话题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们可以在别的屋子继续讨论该话题。

@zhichi01 我们完全不用房间的概念试一下:

大圆圈是实例;圈里的节点是你我这种具体账号;每个账号都会发散出很多探索世界的枝桠,并且生发出一小片混沌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可能是自己一人记录也可能是与他人交流(甚至可以把这块空间加上围栏只有被许可的人可进);不管谁加入谁退出,空间只是空间;或许加入的人多了混沌会明晰起来…

😅请不要介意我粗劣的示意图。

@dimlau 谢谢你的示意图!很形象😄按你的例子来说,我们现在的回复其实就是原嘟友衍生的枝丫吧,这是不可控的,但这个例子里面的空间乃至与圈子其实都是可控的吧,一个人可以决定自己的嘟文内容,实例站长也可以建立一些规则。按这个例子,原嘟友的嘟文发出后,随机蔓生的枝丫并不能算她能控制的评论区,这种情况我想也只能必须设置围栏才能解决。这样的话,我就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大家会介意别人对自己的公开嘟文发表评论了,还是说发表公开嘟文只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认同而拒绝相反的意见。也许这从公共环境扯到另一个领域去了🤔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