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由》

参与了一串关于苹果公司是否流氓的话题讨论。原串太多分支,冗杂不堪,不便继续有效探讨,于是我在这里总结梳理一下自己的观点:

--- 自由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自由软件的自由,并非自由民主的自由。自由软件的自由是开发者**赋予**用户的自由,而我们通常说的自由民主的自由,不需要人赋予。

既然是赋予的自由,自然有多赋予和少赋予之分。开源软件选择了把「自由」多赋予甚至全赋予用户,而苹果选择有限赋予。这原本就是开发者自己的自由——而这个自由是不需要谁来赋予的绝对自由。

这其实完全不是新鲜道理,但是显然很多人忽略了,或没加以区分。希望在此可以达成共识。

--- 侵害

不给出更具体的条件时,对绝对自由的限制,我们才称之为侵害。言下之意,不管是法律强制手段还是舆论打击手段,如果我们利用这些手段去阻碍苹果生产封闭系统的自由,则是我们侵害了苹果。

当然,其实所谓绝对自由并没有那么宽泛,一旦自由涉及到和他人的交互,就不是绝对的了。

正如有嘟友提到前几年苹果公司「降频门」的案件就是例证。

此案的大致内容是:苹果推送的系统更新里加入了一种判断机制,如果妳的手机电池已经老化,新系统更复杂密集的计算可能在电池不能稳定应对时导致自动关机,这个判断作用是此时给手机处理器降频,来防止关机等情况下的数据损失。

怎么设计产品,是苹果的自由,但是和用户交互时,没有事先告知,是不行的。所以,赔了5亿美元达成和解。后续更新中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了用户。

绝大多数用户在更新后依然会主动选择降频,这是后话。但是此处更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如何证明这种行为是主观上的欺瞒、主动且恶意地劣化体验?

当事实上可以达到避免数据丢失的结果,且作用范围仅为某些特定的电池老化的旧型号,对动机的判断需要格外谨慎。

当然,如果遇到事实发生的侵害,我十分鼓励妳拿起法律武器维权且自由地选择弃之不用。

--- 自由软件

不管怎样,上述事件证明了封闭的系统是有可能发生侵害的。那么自由软件是否就是更好的替代方案呢?

对有些人是,对有些人不是。

这几乎是废话,但是很遗憾,还是有人习惯于把世界简化为非此即彼。似乎一个有不足那另一个一定是好的。所以废话还是要说一说的:

如果妳不懂编程也没打算学习编程,自由软件的自由对妳来说是几乎无法从中得益的虚假自由。

自由软件承诺的四个基本自由:

0. 以不管何种目的运行的自由;
作为普通用户的我,完全不会除了开发者定制的初始状态之外的其他运行方式。这和使用一款私有软件并无二致。

1. 学习和修改的自由;
不是学不会,但是如果我真的不想学……这份自由其实是赋予了别人比我更了解我的软件的自由。这当然会带来情感上的不安全感以及事实层面上被第三方侵害的可能性。而与之相对的私有软件的不可修改,则是代表着恶意软件也没法修改妳的系统。

2. 分发;3. 修改后分发……
(普通用户:??)

有嘟友说苹果「以安全之名 xxxx」,但是我们不妨也想想,自由软件以自由之名干了些什么?自由软件真的是尊重用户的吗?

自由软件的商业模式一般也是卖服务,这很容易理解,从逻辑上想一下:源码都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访问获取,妳原本就可以访问的代码,估计不会愿意花钱购买。

但是这也就包含一层含义:如果妳很懂编程,妳可以不用花钱,自己动手为自己服务。

而什么都不会的用户才需要花钱。这和使用私有软件,尤其是口碑良好的商业公司的私有软件相比,哪一个更「平等」呢?得到的服务哪个更优呢?这需要妳自己来回答。

--- 允许不同

每一种模式的追捧者都会极力鼓吹自家模式是更好的。

私有软件自然会反复强调自己如何专业专注、如何提供良好服务、如何保证用户安全方便。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它们始终还是值得警惕的。一旦受到侵害,要积极拿起法律武器。

自由软件当然会强调自己如何「自由」。但基本上妳需要具备相应技术才能真正享受那些额外自由。我鼓励妳学习技能,但不可能强迫所有人都学会。

我相信选用私有软件的用户是希望更自由地享受生活,而让私有软件提供商去管理潜在恶意软件等等一切杂物事;选择自由软件的人则更重视一种理念:不论结果如何,都由自己参与和承担的理念。

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道理,它们原本可以共存。

一个真正崇尚自由的人,是会认可这世界完全能够多种模式共存的。因为对自由最基础、也最深刻的信仰,其实就是信仰「相比强迫他人按照自己以为善的方式生活,更愿意容忍、尊重彼此在自己认为善的方式下生活」。

反之,如果对一种模式仅因理念不同、不欣赏,就上升到「抵制」的程度,这不是自由,这是以自由为名的法西斯。

@dimlau 对于您对「学习和修改的自由」的论证,我并不完全赞同。确然,有别人会更加了解此软件,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从源码层面上,除作者之外的人是可以判断它在做什么的,安全漏洞会更快得到汇报和修复。而私有软件则只能等待官方修复。另外,闭源软件并不是不可以被修改,不然就没有所谓感染可执行文件的病毒存在了。其次,这种自由并不仅仅体现在可以修改源代码上。 phabricator.kde.org/T11091 提到了「开箱即自由」的概念,旨在使得(对编程没有太多了解的)用户可以更容易地定制软件。

关注

@tusooa 多谢指正。

我在一些流行度很高的软件上同意你的看法。此部分显然我说错了,开放源码为提升安全性增加了可能。

但是在不那么流行的软件上,我不觉得自由软件可以得到更及时的反馈和更新。再考虑到时常伴随着自由/开源软件的无限免责条款……

重申我不希望抵制任何类型的软件,而是说恰恰因为(如上述例子)很多事要分不同条件来分别寻找应对方案,所以让不同类型的解决方案同时存在是重要的。

再次感谢妳的指正,尤其是后面的内容,我还需要再去了解一下。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