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玩手机当然是一种自由,但是如果根本放不下手机了,就很难再骄傲自豪地说「这是我的自由」,因为玩手机的自由包括玩得自由,也包括随时不玩的自由。

把玩手机这件事替换成「拉黑别人」,依然成立。

在人口稀少的长毛象社区,如果拉黑列表已经很长,拉黑当然还是一种自由,但是同时应该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这种工具奴役了。

倒不必向旁人解释,只要让自己信服即可:我不用这个工具也完全可以。

不认为拉黑和玩手机是一回事,起码在动机上完全不一样。

@yue 当然不是一回事。

我是说「此时需要反思」的警惕心,在这两件事上都成立。

亦即:警惕那些让自己离不开的工具或者状态。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