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汪曾祺是江苏高邮人,他的家乡鸭多、鸭蛋也多,每报籍贯,总听人称赞他的家乡盛产鸭蛋。

后来他写「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是不大高兴的,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不知道汪先生有没有因此和人生过气,我猜应是没有过。

粗浅的认知固然不值得骄傲,但现在的人们太易把旁人的观点认定为对自己的伤害。那这世界可就只剩下敌意了。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