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我们这代人大多看过香港电影《水浒传之英雄本色》。其中反派人物陆谦死时不忘扶着头上官帽,叫人印象深刻,觉得那是贪名逐利的典型了。

读中岛敦的《弟子》,子路死时也是正冠系缨,我却止不住眼泪直流。

「君子死,冠不免」,这个和孔子斗嘴一生的弟子,贯彻了老师的道;听闻子路死时被砍成了肉酱,夫子死前再也不肯吃肉酱了,不过,子路死后一年,夫子也就去了。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