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我可又要不要脸了。

老舍先生在《离婚》的后记中写道:

> 也许这是个常有的经验吧:一个写家把他久想写的文章撂在心里,撂着,甚至于撂一辈子,而他所写出的那些倒是偶然想到的。

虽然我只是偶尔写写博客勉强能以写作者自居,但是竟然有完全一样的经验和想法。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