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制了一些特制浓缩液,推出了一款新品,摇摇乐浓缩咖啡。

花香、茶香,还有……海盐。

拿手指在 iOS16 相册照片里的物体上长按,该物体就会自动去除背景,然后可以把这枚挂耳咖啡的图像单独粘贴到比如备忘录里去,还挺有意思。

而且物体在自己手里发光的动画做得很舒服。

自建实例的确简单,但是能长期运行下去大概就没那么简单。

后台一大堆「不可用」的实例——还有一部分我已经手动清理掉了现在还剩这么多呢;发送失败的更多,足足分页分了三十多页。

连续七天发送失败才被标记成不可用。

我差点以为这是网友P图。搜索《围殴女性、种地道歉、铁丝锁门一—唐山三次热搜背后的共性问题》,发现有不少媒体转发。比如新浪网的这个链接:

news.sina.cn/sh/2022-06-11/det

因为克服不了面对自己的不适感,这半个月我都快抑郁了,还好这个业务终于结束了。

这个充电口进水的提示是 16 新增的吧?吓我一跳:

我刚想起来为什么着急忙慌地更新iOS16,因为之前看到iOS16离隐藏相册终于是真的隐藏相册了:

《猫城记》越读越觉得,猫国还是那个猫国,并没有大变。这几十年或许只是一场喧嚣热闹的短暂续命。

「将死去的人还有个回光返照,快寿终的文明不必是全无喧嚣热闹的。」

广玉兰美得特别有力,
叶片光洁、枝干粗壮,
而且开在人们头顶上,
若要欣赏也须得仰视。

哈哈哈,看个乐呵得了。不过我博客网站域名也太不值钱了。

刚弄明白,操操机器人的灵魂动物功能,和 toot! 客户端里的用户扫描是一个意思。

三小时以内。

当然,我一天还会面对好多其他的屏幕,不过手机屏幕越来越少了。

因为我错别字太多了,所以不等主线版本了, 实例提前开启了 web 界面里的嘟文编辑功能。

本实例的朋友们,现在已经可以在自己的嘟文下方的菜单中能找到编辑选项,如图:

显示全部对话

去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看到豆瓣上这条广播:

douban.com/people/2314816/stat

链接好像很难打开(会跳转回首页)。内容如下:

---

5月9日是因参与反纳粹团体“白玫瑰”并在慕尼黑大学散发反纳粹传单而被送上断头台的 Sophie Scholl 诞辰 100 周年的日子,德国邮政也发行了新邮票作为纪念。

有一段 attributed to her的话我很喜欢:

“The real damage is done by those millions who want to "survive." The honest men who just want to be left in peace. Those who don't want their little lives disturbed by anything bigger than themselves. Those with no sides and no causes. Those who won't take measure of their own strength, for fear of antagonizing their own weakness. Those who don't like to make waves — or enemies. Those for whom freedom, honor, truth, and principles are only literature. Those who live small, mate small, die small. It's the reductionist approach to life: if you keep it small, you'll keep it under control. If you don't make any noise, the bogeyman won't find you. But it's all an illusion, because they die too, those people who roll up their spirits into tiny little balls so as to be safe. Safe?! From what? Life is always on the edge of death; narrow streets lead to the same place as wide avenues, and a little candle burns itself out just like a flaming torch does. I choose my own way to burn.”

我试着把文中那段话翻译一下:

---

真正的伤害来自于那些想要「活下去」的人。那些只想要岁月静好的普通人。那些不想自己的小世界被强大外力干扰的人。那些没有立场也没有志业的人。那些不去思量自身能力,因为害怕与自己的弱点为敌的人。那些不喜欢惹事生非——或为己树敌的人。
那些认为自由、荣誉、真理和原则都只存在于文学作品中的人。那些苟且地生,懦弱地活,然后卑微死去的人。把生活简化概括为:如果能低调,就能掌控自己的生活;如果不张扬,就不会被恶人找上门。
但这都只是幻觉,因为人终有一死,那些把灵魂蜷缩成团只求保平安的人。从哪里来的平安?生命本该向死而生,小路或是大道,终点没什么两样,而蜡烛或是火炬,燃烧自己都能绽放火光。我选择了自己的方式,燃烧。

---

想起我前阵子写的《不自由毋宁死》:

kaix.in/0001/give-me-liberty-o

当然不像索菲·朔尔的话那样振聋发聩,但愿自勉——我生而平凡,但不愿苟且地生,懦弱地活,然后卑微地死去;追求真理,为之燃烧。

索菲·朔尔: zh.wikipedia.org/zh-cn/%E8%98%

用牛奶盒子做花瓶,妳说巧不巧,盒子上印着:
此刻新鲜!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