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下 的 CSS 们,倒不难修改,只是略繁琐。

如果要改,我会把输入框放去右下角,而且点击开始输入时要够大,不然即便字数限制好几万,它也不适合长篇书写啊;左栏整体缩窄,放点不常点击的内容……

但是显然我根本就是光说不练而已。

网页版抽奖小助手思路:

打开小助手页面,有输入框可以输入发起抽奖的实例地址;

点击授权,去该实例验证一下身份;

回来之后小助手页面出现抽奖设置选项,比如抽奖活动介绍,奖品是什么,参与的条件是什么(转发?回复?点星星?),中奖人个数,以及活动截止时间,可以附图;

确认后,由小助手自动发布抽奖嘟文。并从发布起,开始记录参与抽奖的嘟友 ID,到上一步设置的活动截止时间,自动发布一条嘟文宣布并艾特随机抽取的中奖者。

---

逻辑好像……十分简单,由小助手(以嘟友的身份)来发布抽奖嘟文,就可以实时记录所有参与者,不像用脚本在最后截止时去获取数据那样有漏掉参与者的风险。

不过为了一个并不常用的功能专门去跑个获取推送通知的服务……似乎有点浪费资源啊。

有个想法:搞个小抽奖,就是从转发名单中随机抽一位送个小礼物之类的。

然后就想到另一个问题,这种转发抽奖的行为在 社区受欢迎还是排斥呢?

只是瞎想一下,所以也就不做投票了。

实例管理员可以运行一下(时间可能会挺长的):

```
tootctl accounts cull
```

新用户很多,也有很多离开的账号和实例。

嘟文和附带的媒体内容其实是分开上传的,上传好的媒体内容以IDs形式插入到嘟文,所以…为什么现有的mastodon客户端都没有做个人媒体库的功能呢(像misskey原生支持的那样)?

上传好的媒体资源全都归档入媒体库,如果发布嘟文时想附上旧图片只需从媒体库选择一下即可,而不用像现在这样重复上传。

每隔一段时间 宇宙中注册一批新用户,就会伴随一波介绍mastodon用法的嘟文出现,当然这有必要,但是实现的方式其实还挺冗余的。

我觉得这个部分其实由实例管理员设置在公告栏中比较合适。

之前都有利用 附件做文件存储的程序出现, 的附件是不限空间且永久存储在云端的,应该也有此类应用出现才对……

当然我知道有此类 bot,但是好像没有看到把大文件分隔成多个包来存储的功能(?)。

「本站简介」我好像只在 toot! 客户端的添加账号界面看到过。

至少Web界面怎么找也找不到在什么地方有显示,只有「服务器一句话介绍」显示在未登录状态的首页,以及个人页面的右边栏。

谢谢各位关心,我遇到的事情和 无关,和我是一个城市 群组的创建者有关。(公开群组,聊家长里短且并不活跃,也并无违法行为。)

昨天下午15点,我被五名执法人员带走,关到晚上十点。期间因为所有设备都交出给执法者保管了,所以一度有点焦虑。

不过因为之前有阅读过一点相关文章资料,所以执法人员试图用「使用非法信道访问国外网站」这条法规来给我「定罪」时,我据理(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1998第三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第 3.3 条:国际出入口信道,是指国际联网所使用的物理信道)力争了。

当被要求在笔录中签字,我因为不认可以该法条为依据被定为「犯罪嫌疑人」,所以拒绝签字。

应要求,今早9点再次去派出所处理。目前的状况是依然在我是否违法一事上无法达成共识,毕竟,执法部门并没有拿出无争议的法条作为依据。

所以暂时无碍。再次感谢大家关心。

另外,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我以自己不是犯罪嫌疑人,不涉嫌违法为由(前述),对交出通讯录、查看手机、电脑等我感觉隐私权受侵害的部分都做出了拒绝,当然因此也给自己造成了更多的麻烦。

但是至少,我坚持了自己的理念,而且巧的是,就像我刚刚刚刚写的文章中最后的部分说的那样:
kaix.in/0001/2020-08/

最后,目前并不涉及 Mastodon 问题,但是我无法保证未来如何,毕竟在两次问询中,我除了配合采集个人身份信息(指纹 DNA 等)之外,其他要求一概拒绝了。如果还要接受后续调查也不在意料之外。

我只能说,我个人并未违法,尊重法律的同时,不会畏惧执法部门可能施加的压力。我会用自己的性命(虽然微不足道)捍卫自己各种权利,当然也包括通讯录中其他亲朋好友的隐私(不管她们在意与否)等。

所以……总之,截至目前暂时无碍(被告知等联系)。但是也提示本实例好友,您甚至可以不必担心隐私泄露,至少不必担心从我个人手中泄露,但请备份自己的内容。如遇不可抗力造成无法访问……这就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停用了 鸡肋的全文搜索功能。

作为替代,可以尝试使用搜索引擎搜索 site:tzcafe.com 关键字 的方式。

原来是 的锅!!!

修改 CDN_HOST 之后会需要更新静态资源才能让修改生效!!!!

当然,首先需要承认,在讨论串中艾特了(准确地说,是没有取消艾特)多余的帐号,会在一定程度上给对方造成骚扰。

(但是这其中隐含了一层意思:如果妳希望继续参与讨论,是不会感觉被骚扰的,而如果妳不希望讨论,就算是别人只回复甚至点赞妳的一条嘟文,妳也会感觉被骚扰了。

往前推一步来讲,如果不想成为讨论串中多余的人,应该在发布或回复嘟文时设定可见范围,比如仅关注者可见,这样就不会收到来自妳不认识的人发出的回复。

而且 mastodon 里某一条妳参与的嘟文都可以通过「隐藏此对话」1️⃣ 来关闭后续通知。

不想预先做这些事就应该知道:发出了一条嘟文,别人是可以针对这条嘟文展开讨论的。)

在讨论串中顺着原始嘟串继续回复,所以艾特了多位嘟友,这是经常会发生的状况,也是极其正常的,其实是在表明一种姿态:「我也来加入各位先前的多人讨论吧」、「我的回复也想听听这些嘟友们的看法」。这个时候,擅自剔除某些嘟友,反而有些刻意了。

(这些,从 toot! app 的回复线条可以更清晰直观地感知到,同一串讨论的嘟文全都标识出同一种颜色的线条,代表「我们这群人在一起讨论呢」。)

归根到底,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如何去理解这个行为,以及应对的方式:

1、先用善意来揣测那些后来一直艾特我的人,是因为不想半途把我剔除在讨论之外;

2、如果我不想继续参与讨论,就对这条嘟串静音。

以上,是我认为友善的做法,或者说最基本做法。因为既善待了别人,又没有让自己受伤。

反之,当然,您也可以选择不友善,直接把艾特到妳的人都屏蔽;甚至是回复一下她之后再屏蔽,这样让她干瞪眼看着你的回复,却不能再做回应。

不过这就很糟糕了,您先是把自己代入一种受害者身份中,而且还否定了这世界运转的最基本环节——想象一下,这世界原本的样子:

有陌生人问路我们可能有时选择不回应,但是很少会直接把陌生人隔离起来;在公司茶水间和关系好的人聊天,有陌生人加入,我们可能会选择离席,或者忙起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但是很少会直接对新来的人踹出门去顺手把门带上……

只是因为来到网络中,世界就因此变成以自己为中心了吗?在网络中,不必直视着别人的眼睛,就可以宣泄自己内心的情绪了吗?这可真是因为自卑而变得自大的可怜做法。

我想中国人说的「慎独」,在当今语境下,应该至少要包括坐在键盘屏幕后的时间。请继续贯彻好心中的善。如果现实中,您不会轻易去做的事、说的话,在网络上也请谨慎为之。

1️⃣ : 见附图

实例现已升级至 v3.1.5 🎉

(此版本前端部分没有变化)

显示全部对话

五天前设置了 Nginx 转发GoogleAnalytics分析,这几天的数据: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