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hole 数据是同步自爱词霸的每日一句,如果给大家带来不适了,实在抱歉 :ablobsweats:

突然想起来几年前我把一块 Withings Activite steel 卖了二手,有些怀念,去淘宝搜了一下,现在 99 新的卖¥1088;然后我专门下载咸鱼去找我的出售记录,当年我戴了一个多月的那块卖二手卖了¥580。往事不堪回首。

当然我这么说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自己脑子有病,前言后记非要去看。

显示全部对话

我很困惑,难道那些有机会在别人的书里写前言的人难道不觉得吗:超过三页的前言,要么该去单独出个自己的小册子,要么就该马上闭嘴。

movie.douban.com/subject/35042
⬆️ 《西部世界》第四季来了,妳认为它:

熬制了一些特制浓缩液,推出了一款新品,摇摇乐浓缩咖啡。

花香、茶香,还有……海盐。

域名迁移到 Cloudflare 自动续费了一年,现在域名到期日期是 2025年03月01日。在此之前,请本站各位放心使用。

思考是好事,因为,我一思考,总有人会发笑。

因为一直希望 fedi 社区变得更「活泼」,所以想给树洞加个类似匿名和陌生人聊天一分钟之类的功能。结束之后可以选择是否向对方公开自己的账号方便互相关注。为此还专门研究了半天 websocket 是什么玩意儿。在本地写了个七七八八,但是现在几乎每天都找不出大段不被打扰的时间,感觉完全推进不下去。😅

经验告诉我现在不太适合开始看《夏日重现》,会等得很惨。

微信竟然还有这种工具——手机微信扫码后和电脑互传文件:

filehelper.weixin.qq.com/

@xisuoxisuo 树洞的每日一句是用iOS快捷指令实现的。每天关闭闹铃时自动发布。

所以念诗的话,妳如果找到合适的内容源,也可以用快捷指令来实现一个。

《相合之物》才看第一集就哭好几次……可见相合了。

虽然没觉得 Premium 有多大吸引力,但是还是参与了一下。一方面 Durov 说【1】只要有3%的注册用户参与付费,就能覆盖掉telegram的运营成本,那就支持他一下。另外,毕竟之前说过的话【2】也要兑现。

不过,Durov 的「700M 用户」这个说法好像忽略了其中有大量机器人账户,毕竟telegram bot不但可以使用 botAPI 还能用用户账户的形式运行……

t.me/durov/189
tzcafe.com/@dimlau/10542930263

Telegram 高级帐户,3.99美元折合人民币33人民币,合理吗?🤔

革命需要版权吗?Have dream 的只能是马丁路德金吗?

暂时我没有想明白,只是提问。

@treehole

多年前我状态不太好的时候总是告诉自己:「希望未来某天回看当下,能毫不介意地把这段遭遇当作笑谈讲给别人听」。

多年过去了,我没办法兑现当时的想法,因为……我已经想不起当时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被困在谷底了。

「怎么过来的」?不知道。眼看着脚下,心怀着未来,时间总会让现在成为过去。

独处或者孤独应该不至于让人「摆烂」,寂寞才会。如何排解寂寞?先尝试好好爱自己,实践自己想去实践的、尝试那些还没动身尝试的。等无暇顾及摆烂的时候,回头再看。

@treehole @board

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不该是一件多难的事情。明白父母也只是愚蠢的、自私的、渺小的人类——正像我们自己一样——很多事就自然而然化解了。

我们为自己的愚蠢为难了很久吗?并没有,因为我们知道「我就是这样的我」;和自己怄气没用,和父母怄气也一样。方案无非就是爱她们就好了。不加要求地爱——正像我们也希望她们这样对待我们。

或许很多人不打算要孩子了,不过我已经有一个女儿。我对她的盼望就是「有自己的想法」,当然我也稍微希望她的想法能确保她自己健康安全,除此之外……我想轮不到我说什么。

回到说父母,她们或许不懂得哪些是她们说不上话的部分,但是我们如果知道,也就出不了大问题——她们是这样的人,这些特质带给她们的生活一些困扰,这是她们自己该面对的课题;我们就做好自己的那部分吧,不去过多过问她们的人生。

听之任之;我行我素。或许有些人会不甘:做这么通情达理的人有什么好处?!做通情达理的人本身就是好处。

技术岗位一些从业者的唯技术论由来已久,其实到头来损害的是自己,那会让自己局限于狭隘。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