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更新内容

以前没读过中岛敦的作品,打开第一页:「汉武帝天汉二年秋,骑都尉李陵率五千步卒…」。

翻回封面,没错啊,日本作者。

然后又读了一阵子…呃…我这中国人当的也太惭愧了。

做一个复杂的人,并以此为乐。

现代人缺乏对抽象形象的认知能力,同时缺乏对复杂问题持续探究的耐心。

所以把「一个人」理解成「这个人」的情况十分普遍,同时期待一秒钟分出对错顺便杀死错的人。

当我们说多元共存时很多人想到的是「我(这个具体的人)的声音很重要」,但是其实多元共存更重要的潜在意涵是妳注定要听到看到并且接受那些和妳不同的甚至令妳感悟的观点存在。

等《外星也难民》Solar Opposites 第二季的功夫,顺带就把《外星居民》Resident Alien第一季给看了。蛮有趣期待后续吧~

也赏花:🌸

诸君能分得清海棠和樱花吗?

如果妳做过某个食材的风味点心,比如栗子泥点心之类,应该有过这种体会:原料如果只用栗子肉很可能就根本的不到我们想要的「栗子味」,非要在过程里连栗子皮的味道也搜集起来——用煮栗子皮的水来搅拌栗子泥,才够味。

想必其他事物的「味道」也多少包含了那些附着其上的、或许妳并不觉得会用到的部分。

给女儿分享纪伯伦的一段诗句时发现用微信翻译竟然翻译得蛮通顺,所以复制下来也和诸君分享(稍作了修改):

Seven times have I despised my soul
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The first time when I saw her being meek that she might attain height.
第一次,我看到她本可以勇攀高峰,却故作谦卑

The second time when I saw her limping before the crippled.
第二次,我见她在残疾者面前跛行而过

The third time when she was given to choose between the hard and the easy, and she chose the easy.
第三次,她面临简单和困难的选择时, 选择了简单;

The fourth time when she committed a wrong, and comforted herself that others also commit wrong.
第四次,她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The fifth time when she forbore for weakness, and attributed her patience to strength.
第五次,她因软弱而忍耐,却把这看作坚韧;

The sixth time when she despised the ugliness of a face, and knew not that it was one of her own masks.
第六次,她轻蔑丑陋的面庞却不知道那也是她面具中的一副

And the seventh time when she sang a song of praise, and deemed it a virtue.
第七次,当她高唱赞歌,却自以为是一种美德。

刚用顺手了 dogedoge 搜索,结果它「暂停服务」了。还是要多顺手几个同类产品啊!

《外星也难民》 第二季要来了哦!

不喜欢、不满足于政治正确,因为在思考的是何为正确。

「务正业」聊聊 好了。

挂耳包算不算手冲咖啡呢。

其实是算的,手冲咖啡得以命名的分类体系基本还是按萃取方式来划分,顺便对萃取流程进行了描述。因此,手动操作、以水流冲过咖啡粉层来萃取咖啡的方式,都叫手冲咖啡。

延伸阅读:《咖啡种类知多少》
zhuanlan.zhihu.com/p/71978564

但是当我们说手冲咖啡的时候,有个潜在所指,即,我们在追求风味的区分和品鉴。从这个角度来说,已经预先研磨存放的挂耳包咖啡,已经损失了很多风味,难以区分细致风味,也谈不上品鉴了。

延伸阅读:《好咖啡的基因》
zhuanlan.zhihu.com/p/72956740

那么,如果采用同样的咖啡豆,手冲咖啡和美式滴滤机咖啡机做出来的咖啡,味道有差别吗?如果有,差别在哪?

笼统回答是味道有差别。差别在于它的萃取流程是固定的,但是咖啡粉层的分布、咖啡豆种类等其他因素是不定的,以不变应万变是可以,但同样损失了催发不同咖啡豆细致风味的可能性。

明白了产生差别的原因,进一步回答的话,其实通过一些「不方便」的操作,可以尽可能消除二者差异。

比如,为了消除咖啡机滤杯不够细密造成的口感差异,可以在咖啡机滤杯内再铺一层事先用热水冲洗过的滤纸;在了解了咖啡机运作流程之后根据它的特性,去调整适当研磨度和咖啡粉堆放形态……但这似乎就失去了使用咖啡机的「便捷」。

而且,这其中也有些因素受限于咖啡机本身的特性,比如是否支持调节水温?是否支持调节萃取时长……

总之,我会说,手冲咖啡的定义中要包括这句:是一整套必然不方便的咖啡萃取流程,以供人们体验与便捷背道而行的另一种可能性。

简化流程做出来的咖啡一定不好喝吗?不一定。咖啡粉倒进容器里在低温环境浸泡一夜,拿出来过滤粉渣后得到冷萃咖啡也很好喝。但是不方便,显然也可以是一种正当的追求。

《自由的她们》探讨了一些常见的被忽视的或是集体无意识的两性话题,挺有意思。

看到一些关于「是否参与太多网络讨论」、「心累」……之类的内容。

记得之前发过来着,但是搜索不到了,我之前分享过我自己的社交指标:

**当讨论影响到睡眠,就应该停止。**

所谓影响,既包括时间上,原定睡觉时间一到就该停止,发表观点这件事,可以等;也包括质量上,某种讨论让妳气血翻腾,睡眠质量受到影响,下次再遇到此类讨论,提醒自己不要太投入。

当然,我是说在感觉困扰无所适从的情况下如此。如果您正是以此为事业,另当别论。

杨笠的大部分作品我都很喜欢,包括男人普通又自信那段。

不过,作为一段表演来说,它是否可以被批评?就像给豆瓣9.7分的《瑞克和莫蒂》打一星,是不是被允许的呢?我想,是可以的。

这是其一,其次想说的是,它没能让(很大一部分)男性反思,而是产生了反感,已经说明它不是优秀的作品了——如果我们说的优秀作品是引发人们共鸣、讨论、反思、惊醒...而不是引战的话。比如Hannah Gadsby、Whitney Cummings,或者更为国人熟知的黄阿丽,都有让男人们挨着骂还哈哈大笑以及笑过了之后会想着「哈,她说得还真精辟啊,男人好像是这样」的作品,也就是说,些许冒犯以至于起到警醒作用、引发男性反思,是可以做到的。

总结一下,我挺喜欢杨笠的段子,对这些脱口秀作品给出普通又自信的4星。

期待更多好作品。另,脱口秀还是更适合线下吧?小剧场里冒犯的尺度还可以大一些,这应该是传播媒介的特性了。

想放松放松,于是找部动画来看,结果很好,看《因为太怕痛就全点防御力了》很放松。

犹豫再三,也把这本书推荐给我太太了。人无完人,我对自己并没那么自信,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中一定也有让太太感觉到被埋怨的时候。

我希望自己可以悄悄改正,但是不把这些内容也告诉太太,就总感觉惴惴不安,万一明知道是错的却依然在做,又没人提出警告,岂不成了叫人恶心的人。

第一,「爹」用来骂人(即便理解成「反讽」),我个人是无论如何理解不了的;
第二,央视网竟然好意思说别人。

mp.weixin.qq.com/s/CRfh-Zz85-B

在一篇介绍各家即时通讯软件的通病(无法互通)的文章下面,有人这样回复。

stuker.com/2021/whatsapp-and-m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