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更新内容

《17.3 关于性》

才看了一集,果然过了年纪有些看不下去。不过想推荐给女儿看。

一个微信群里的朋友,去留学时带了一些我烘焙的 豆。因为大概她平时喝咖啡并不多,所以那包豆其实放了有段时间了。但是前几日她在群里艾特我说同住欧洲室友说那包豆不错。
总之,被常喝咖啡的人认可我烘焙的豆,还是蛮高兴的。

躲烟味搬了把椅子在门口吹吹微风晒晒太阳读书,却来了位老太太正坐在我对面——抽烟!

罢了,请她坐我的椅子歇歇;我还是再换个地方吧。

可惜了这原本有些暖烘烘的青草味的风…

有力量的内容,或是希望成为力量的内容,自然是愿意被传播的:

o3o.ca/@needadoctor/1060171582

那些看似是针砭时事却标注着「禁止转出毛象」的内容,请当作「心情日记」来看待。

我想把发芽抽叶开花结果比作在社交网络上发表内容,这样为此所做的准备工作就像是深深扎在土地中的根系。

不是说「妳没有足够坚实的根基就不要说话」而是「为了伸展出更枝繁叶茂的树冠,我要再把根系长得更扎实」。

显示全部对话

窗外的梧桐树有四层楼那么高,即便冬天只剩光秃秃的枝条时都能遮天蔽日。近几天它每条枝杈上都抽出了幼嫩浅绿的叶片。叫人心生敬畏。

这万箭齐发的雷霆之势需要怎样的积蓄啊!

终于读完了中岛敦的《山月记》—一本像是故事新编一样的小说集。

里面有一篇根据书信等资料创作的以《金银岛》作者史蒂文森为主角的小说,让我很受触动。从来不知道这位作者还在地球上离他故乡最远的地方,为当地土著居民做过一番努力。

不禁想到,这种著名的作家尚有如此多不为人知的经历。我们对身边那些说不上熟知的人,更是知之甚少吧?

要是能慢下来,以那些我们喜欢的或是痛恨的人写一段几万字的故事,大概也会乐趣丛生啊。

我在各社交平台的ID基本都是 dimlau,包括但不限于微信、知乎、豆瓣、Instagram、Telegram、Twitter、Facebook…

家里这株「富贵椰子」竟然开花了?!

麦穗样的小枝软软的…想吃它。 :tzcat18:

「包容比自由更重要」。

话都让前人说光了。

川普真的很喜欢「美国总统」这个身份啊,他的个人网站:
45office.com

m.cmx.im/@kydest/1059960390082

这条打着「保护长毛象」标签的嘟文古怪的很。

看不出作者是反对举报还是号召举报;看不出作者是反对截图还是身体力行地鼓励截图;也看不出作者是反对拉黑还是号召拉黑。

如果我们遵从作者意愿,是从什么角度来说「保护长毛象」了呢?

我所说的相信其他人也都知道;我在说的是别人不知道的。

这两种预设在更理想的环境中理应是完全不成问题的个人想法。

但是目前全都会成问题。前者被称为装屄,后者被称为爹味。

我们这代人大多看过香港电影《水浒传之英雄本色》。其中反派人物陆谦死时不忘扶着头上官帽,叫人印象深刻,觉得那是贪名逐利的典型了。

读中岛敦的《弟子》,子路死时也是正冠系缨,我却止不住眼泪直流。

「君子死,冠不免」,这个和孔子斗嘴一生的弟子,贯彻了老师的道;听闻子路死时被砍成了肉酱,夫子死前再也不肯吃肉酱了,不过,子路死后一年,夫子也就去了。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

在李陵眼中,蓬头垢面打扮得像头熊一样的苏武是威严的。

但这份威严显然不是动画片里角色周身具象的蒸腾霸气,而是因自身信仰所产生的望尘莫及和向往。

于是这份威严只能被对不屈信念心怀崇敬之意的人感受到。否则,苏武就只是苦寒之地的落魄牧羊人。

诸君可曾在身边见到「威严」之士?若是没有,感慨世界坏掉了之余,或许也要质疑一下我们的信念是否足够。

传闻小米花200万请国际知名设计师原研哉操刀设计了新logo,改动的内容是:

:tzcat09: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这里可能有两种主张:

1、我们要的就是可以不抛却生命和爱情的自由;

2、没有抛却生命和爱情的觉悟怕是得不到自由。

汪曾祺是江苏高邮人,他的家乡鸭多、鸭蛋也多,每报籍贯,总听人称赞他的家乡盛产鸭蛋。

后来他写「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是不大高兴的,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不知道汪先生有没有因此和人生过气,我猜应是没有过。

粗浅的认知固然不值得骄傲,但现在的人们太易把旁人的观点认定为对自己的伤害。那这世界可就只剩下敌意了。

显示更早内容

dimlau 的推荐: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