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读了吗?”
“你还没借我。”
“不急,一点都不急。这是最纯的安眠药,小读小眠,我是读了长眠。你知道,在墙里和墙外的,只要一读起《红楼》,全都一样。墙在那,但墙又不在那。”
“我知道。”
“你知道,知道个屁。进来的,谁不想出去?”
“会进来的,不自由的就不会是那条墙,不自由的只会是这条命。”
“你这话有意思,但这不是我的意思。你把话讲到那条墙上,我是墙不墙,你是墙墙。”

可以游离,可以短暂让步,但主动权最终必须在我手里。

父母就是一种高你一头的存在。只要你还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话语权永远在他们手上。

好JB烦。起床之后家里就都是动静。不得安宁。妈的。

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阻挡出成果最致命的借口就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一件反直觉的事: 

回国之后,包括父母、亲友在内很多久未相见的人第一反应都是我长高了,我从视角的变化也感觉他们相对我变矮了。结果和我娘一量,发现我居然矮了2cm,而且居然和我娘一样高。

感觉最强烈的,其实是z让我去他家拿连花清瘟的时候。我表示学联给的就那么两三盒,叫他还是留着自己备用。他说他家有将近十盒。我才意识到这是他和女友加在一起的量。
这次回来收拾家里的物什,东西也是多年以来三个人累积的量。很多东西都囤积到下辈子都用不完的量。
一边收拾,脑子里一直浮现Z和他女友在房门内给我递药盒的画面。
我已经在遭遇挑战了。

时间有限。精力有限。
花在刀刃。

短暂的街头调查挺有意思的,但是主播的提问也太有引导性了,打着了解的旗号,非要把人的口风往预期的方向去带,如果人家坚持的论调与她的期望不符,就会很不甘心地把人扣上“非典型”的帽子。
太不专业了。

podcasts.apple.com/cn/podcast/

新世纪的拍卖品和即将产生的赝品…… :ablobhologram: :ablobeyes:

Penderecki的音乐……碰几首……被雷炸碎几次……(除了广岛)(看来广岛写出那种效果并不是特意为之……他就爱这种歇斯底里的和声……) :ablobflushed:

指导方法论的书都是宝藏 :ablobcatbongo: :ablobcatbongo:

韩炳哲成了一个幽魂渗入了我的大脑皮层。

隔壁新来了个大哥,昨晚刚入住,被外机的声音吵得不行,两边确认之后发现是我的外机的声音。于是恳求我夜间适量关闭一会儿空调。我俩就说到换房间的事,以为他刚进来,换房间应该容易一些。结果前台和防疫组都不允许。只好我俩自己解决。
可是我也冷。但是我深知想睡睡不着的痛苦。我也不想大哥生不如死,被分到一个破酒店,大家都不容易啊。
哎。 :ablobsadpats: :ablobsadpats:

他妈的,堂堂中心区,为什么隔离酒店如此之差。任何一个区的酒店都比这里好几百倍。窒息。

我问我朋友为什么不喜欢肯德基味的乐事。
朋友:并不是说他难吃。你如果不要写味道,他是好吃的;但你写了,味道却八竿子打不着,就让人不太接受。 :ablobthinkingfast: :ablobthinkzerogravity: :ablobzerogravity:
(b23.tv/xZIEhav)

在陈其钢出现之前,对谭盾的敬而远之没有这么具体过!!天啊陈其钢是什么宝藏5555555555

显示更早内容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