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巫师三,我的旅游模拟器,无聊世界避难所。日常跑地图,去一个小岛找图纸,夕阳之下海面竟然跃出一头鲸。鲸鱼很快又潜下去消失了,快得我没反应过来截图,惊讶了一会儿后默默开船走了,脑子里却一直在回味那一刻,波兰蠢驴,你好有本领。

just be a rock 

为了拯救陷入虚无的女儿,母亲满宇宙地穿梭,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因为“我是你妈”。但也是这样一个妈妈,用body shame来表达关心,用控制来表达爱,把女儿push成大魔王。但洞悉了所有宇宙全知全能的丘布·图巴卡依然很痛苦,或许正是因为她明确的知道母亲所有伤害她的行为恰恰出自于爱,所以寻遍所有宇宙要找一个可以真正理解她的Evelyn。理解她的痛苦和挣扎,并尊重她的选择。故事如果停留在石头宇宙或Evelyn放手就很好,在互相尊重和理解基础上的释然或许是东雅家庭更好的和解。

其实在我以前对新疆的状况完全不了解时也疑惑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少听说已经移居新疆两三代人的老新疆汉族人会说维语的?当然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殖民”这个滤镜去看待那个地方所以这个小小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没有深究。其实看过伊力哈木教授的文集就知道,他从来没有煽动过分裂和独立,他只是很直白地点出,中国宪法里关于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法律是假的,“双语教学”是假的,“尊重少数民族文化”都是假的,他只是要求真正实行字面上的法律(同样的污蔑也出现在尊者达赖喇嘛上,我后来才知道他也是要求真正的自治权罢了,把他们的文章和演讲全部删光后怎么说都行。)用加拿大魁北克作为对照,如果中国是一个正常国家,在新疆的所有学校都要上维语课,包括定居下来的汉族孩子;当地公共服务以维语为主;在新疆久居的汉族人都会基本的日常交流维语,等等。

西朝鲜致力于东朝鲜化,然而就算是东朝鲜也打上了mRNA,这下彻底被倒数第一赶超了。

只要放弃尊严,出卖灵魂,就能在这里过上温饱的生活,这能叫做正常吗?

活在中国就是无数个trauma叠着trauma,远到08年的地震,近到19年的武汉,再到22年的丰县和上海,每次都说是全民创伤如果不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但每次也就这样不了了之,到最后掌权的人毫发无伤面色红润站在尸体堆成的山上唱着赞歌,高歌多难兴邦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普通人呢,只顾着消化接踵而至的trauma了,靠着城市解封之后怎么怎么样,疫情之后怎么怎么样,丰县的事解决了之后怎么怎么样,靠着这种幻想迎接下一个更可怕的trauma。这国人的心理创伤已经不是心理医生可以救的了,深究起来完全没有尽头,没有人能够承受住的记忆和真相,是心理医生听完也会有trauma的。

每一个官员恶霸勾结的新闻下永远都有人友邦惊诧:扫黑除恶后怎么还会有这种事?每一次政府公然侵犯公民权利都有人恍然醒悟:哎不是说好的法治吗?但只是发问,然后又陷入中国梦了。在这里生活多年却宛如一个刚睁开眼的初生婴孩,在这个日复一日地随处上演着悲剧的地狱,他们视而不见。每一次都假装只是地域问题,然而每一次悲剧上演的地域都不同。如此还要继续演下去,我看奥斯卡小金人应该颁给中国人。

就是,我们都同意新冠可能会对我们的老人和小孩产生一些伤害,而我们想要保护他们;我们也都清楚为了控制新冠,我们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在这里,这其中的概念被极大地模糊和拉长了……比如说,闯进公民家里把人家的猫猫狗狗打死对防疫有什么帮助吗?把人家的家具浸泡在消毒水里呢?把七八九十岁的老人拉去隔离呢?让一座现代大城市的所有人吃不上下一顿饭呢?让经期的女孩用不上卫生巾呢?除了那些新闻里描述的巨大词汇,这些行为对防疫有什么具体的帮助吗?
除了恐惧、愤怒和悲伤,这些行为什么意义也没有带来。
在新疆也是,有很多连我都听说过的事,比如断网一整年,新疆的年轻人会坐火车去临省的网吧登录QQ;比如他们信号总是很差,没办法用云盘;比如肉铺里的刀需要贴上二维码,用铁链绑在案上;比如橙橙说的市场旁边会围上铁丝网,出租车不能停在超市旁边。当然很多人会觉得,对啊,不这么做又该怎么样呢,万一有人从停在超市旁边的出租车里跳出来,拿着刀进去砍人呢?那我只能说,如果你对上海发生的事情内心有哪怕一点点感触,你心里难道不会响起一丝疑惑的声音吗?
人不能因噎废食,更何况现在发生的事情其实都不能说是因噎了,有些人他单纯就是不想让你吃饭。

显示全部对话

与其问核酸钱从哪里来,不如问问钱流到哪里去。

ccp:你跟我讲法治我都觉得好笑

很多人感慨语言的败坏,这当然是很严重的问题,不过也反过来想:语言本身无以伦比的力量,使得无论多么强大的权力,都要通过败坏语言的方式,来维护自身的存在。比如普京说的那句“对侵略予以先发制人的反攻”,就是典型的颠倒黑白,硬要把侵略说成是反侵略。但是你再想一层: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弱智的话呢?难道他没想过“别人没侵略我但是我觉得别人会侵略我所以我先侵略别人就不叫侵略”是一个扯淡的逻辑吗?他知道。但他还是要这么说,他不能啥都不说,不能脖子一梗就装假过去了。因为“侵略”这两个字不好听,所以明知是硬拗也得拗——让大权在握的人硬拗也得拗,这就是语言的力量了。

百利甜兑乌龙茶,看起来像奶茶,闻起来像奶茶,喝起来也像奶茶,那么它就是奶茶!

不会回到正常生活了,这里原本就不存在什么“正常生活”。

想想还是有点气。直说了吧。有的人不要以为自己会画点粉红色的屁股就觉得自己是二次元,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二次元本来就是面对二战的结果感到绝望的人们把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的具体表现。二战结束后日本整个社会都要面对发起战争的罪孽和承受核弹袭击的痛苦。日本人同时是罪人和受害者。在精神的双重打击下,日本的经济却在和平时期开始腾飞,物质上富足了起来。在这些要素的同时作用下,一部分人开始认为纯真无罪的孩子会改变未来,可以让日本重获新生。从手冢治虫开始,这种对价值观的重塑和讨论就一直存在在漫画中。宫崎骏则直接在动画中讨论战争。之后几乎所有能叫的出名字的漫画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尝试挑战传统的价值观,去探索新的未来。所谓的二次元里充斥着对社会事件的诘问,对人际,社会关系和性关系的颠覆,有反乌托邦,有无政府主义。二次元应当是青少年的第一堂政治课。你们看的ACG到底是什么啊?钢炼里没有政治吗?高达里没有政治吗?银英里没有政治吗?攻壳机动队呢?来自新世界呢?哪怕是富坚义博这么狡猾也会在漫画里表达这些。哪怕你两眼只能看见屁股,这世界上也没有一个不政治的屁股。世道如此,早日接受吧。不喜欢的话,可以再看点漫画

说到等额选举,想起一则冷知识:
大家都觉得等额选举就是内定当选,但是内定和能不能真选上之间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能输掉等额选举的一定是千年难遇之人才,得不得人心到什么程度。但是,在几十年前,便有一位传奇人物,在等额选举中落选。他就是:

1987年9月1日,習近平和著名歌唱家彭丽媛結婚[46]。由於在副市長任內並沒有甚麼政績,並且名聲不佳,因此沒通過廈門人大的等額選舉所需的50%選票,而被調到寧德[20]。

节选自维基百科

橙橙H1E 

昨天看到橙橙自述作为新疆人的经历,让我想起一开始关注他是当时新疆棉花事件时他曾用名“尾椎”发的视频,我不太记得那个视频讲了什么,但依稀有印象讲的是他的真实经历,比如新疆人在外地租不到房等,很隐晦地避开了集中营的事情,最后以“大家想看看真正的新疆是什么样的可以自己来新疆看看”作结尾。他很聪明,知道绕开那些会被狙的话题从周围证明一些事的真实性,他也“不够聪明”,因为“聪明”的人根本不会去触碰这些话题。他的发言可以说足够温和,但当时那个视频也没过一天就被删了。昨天那个视频其实也是这样,结果今天看不出所料视频被删人被禁言。我觉得真正戳到的是那句“2020年后全国人民因为疫情所进入的戒严状态就是新疆人为了对抗恐怖主义所经历的”。我其实理解他的这种“温和”,因为我们都知道“不温和”的代价会是什么,作为queer,作为新疆人,他的身份足够“敏感”到很轻易被消声,即使像他这样“温和”的正常人的发声也已经算得上难能可贵。我甚至可以想象这次的发声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有可能被房东赶出去,有可能被国安监视,永远无法在网上发声,而这一切都是以我觉得“温和”的发言而引发的。我没办法责怪他的“温和”,这种“温和”的代价对他来说是惨重的。我们失去了一个简中正常人的声音,而他失去的和可能失去的东西,都是我作为汉族人难以想象的。
除此之外他的每个视频有很多黑色幽默,非常值得一看,他其实活得很透彻,可惜在这个国家真相只能暗示,而不能口述,如果你真的看过这个国家幽默的人,你会发现他们的灵魂的颜色是悲哀的,他们的笑话会让你想哭。
在油管上看到有人备份了昨天的视频,链接我放在下面,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youtu.be/IPjIYFnGcQc

粉红自己所在城市被封了知道难受知道发微博控诉,结果转头就能对被封十几年的同胞热嘲冷讽。中国人,中国人,你们为什么那么冷酷那么无耻那么分裂?

终于明白什么叫“不忘初心”了!原来是发电子粮票啊!

请回答1988宝拉说的话正确翻译在疯转的时候,我真的被粉红装友邦惊诧的样子恶心到了……关心韩国政治之前要不要先关心下自己家的代价?
相关阅读→被抵制的北京冬奥会,改变了一座小城的命运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20
雄安手记:被凝固的雄安 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31
雄安手记:被选中的人 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32
瑞丽停摆217天:困在信息孤岛中,隔离、失业、守边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0
打个广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最好的中文媒体之一端传媒,欢迎订阅~~
PS:如果一定得有字幕组殉的话,我希望第一个是TSKS凤凰天使。

显示更早内容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