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隔离了听feifeirun哭的停不下来还没来得及去感受别人口中的生活就要被消磨在一次又一次暂停中
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个人的事业能够在21世纪中得以成就我们在找寻内心宁静以抵抗外部无序就用掉太多太多生命

#人间观察室

醒来刷了一下手机:

长春一个18岁男孩走到楼顶一跃而下,其母亲随后上吊在楼梯间,连自杀都很乖的戴着口罩

吃了半个月面条没有哭的人发现一直舍不得吃掉的西红柿已经腐烂了大半委屈的掉下了眼泪,评论有人劝他还有一半能吃,我都吃了,另一个人说,别吃,千万别吃,我饿的把一包过期的咖啡喝了以后上吐下泻,现在看病多难啊

机票彻底卖出了和白菜一样的价格

老龄化的北方城市,老人们不会用微信不会用手机,因为没有健康码被挡在超市门口一声一声绝望而卑微的拍大门哭着求求对方可怜可怜自己卖点吃的吧

上海两个月的宝宝高烧39度,y情防控家长不能出小区,打了3个多小时的急救电话对方回复没有负压车而且不知道送孩子去哪,小婴儿已开始呼吸困难

乌衣消失的第28天

马里乌波尔守军拒绝撤军,誓死要和自己的家乡共存亡

……

这就是人间

我只要打开窗户,

就可以听到哭声,挣扎声,绝望的呼喊声

被溅的一脸,温热鲜血的

人间

前几天林培源抄袭的事又被翻出来,然后今天上lft看到几个写手又在说这个问题。那个写手应该没有恶意,而这种情况在同人界太普遍了,小到拿别人的题目,大到拿别人的情节,真的没多少人追究这个,但那个圈子的大神很多,较真的人也多(突然有种自豪感……),所以大家都在认真对待这种事。
写手有对文学性的野心却无法实现目标,忍不住借用出版物的故事。同人文,首先得是角色或和角色之间的故事,而不是写手自己的随笔、散文,没有严谨的情节去架构,瀑布般的情感也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情绪,真的难以立住一篇文章,同样“意识流”也不等于没有情节。而情节的构建,太需要阅历、情商、想象力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马克吐温或者海明威。
所以还挺残忍的,这种抄袭不是态度问题,而是能力问题。

可是一旦这么想,就会走向切断文字与现实的联系,容易沉迷于一些美好的空话,并且说一些美好的空话——我最近已经开始出现这样的倾向了!越来越不想面对现实,越来越想要退缩到文字织就的白日梦中。
但想一想还是意识到,这哪儿成啊!不行的。
所以,第一,不要纵容自己继续这样自我安慰式地阅读和表达了;第二,去完成一些真正有力的、能够与现实联结的写作。

显示全部对话

微博瞬间被夹,豆瓣秒删,微信无论是发朋友圈还是群聊都被ghost,的那么一段反法西斯宣言👇🏻

别抱怨了,我对自己说。
现在快两点,外面的工地还在施工,天气还非常冷,甚至下小雨。我拍了段视频给tk,说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说阶级是不是越来越难以跨越了,说教育和市场的关系,说到又免不了唉声叹气,最后还得互相鼓励。其实说再多也没办法,对我现在的处境毫无益处。在这段时间里,我好几次抽身出来,看自己,也看社会,但是肤浅的反思已经足够了,剩下就是行动。行动再次和自己,和社会纠缠。
行动、劳动、存在、价值。这几个术语绑架我的人生,让我要用时间和爱去赎回。生命确实握在手上,有分量,但是时间没有了,爱也没有了。
“面包会有的”,很多人,兔七、tk,包括王1x都说我是不悲观了,我不知道怎么讲,我不想把责任推卸给社会,但也不想说认为自己没有用功。现在确实受够挫折,很迷茫,对一切都没有期待了,对脚下的土地也没有,不再期待会变好,只求不要很差。
矫情够了,但我还是要活,还不想死。我跟tk说,人可以不像人,人像甲虫一样也是可以活的呀。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