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搜罗了四部电影明天候机和坐飞机随机看看,分别是:《青春冒险王》《蓝色大门》《要强的人》《盛夏光年》

我明白越自怨自艾越没人爱。但是being passive aggressive与否都不妨碍他者对我的态度,至少emo时我有那么一点写作和分享的欲望,所以我经常让自己沉浸在过度泛滥的自我感动中作无谓的挣扎。

两个人在同一个时空当中时不时地偷看彼此两眼,然后默默转头过去叹口气再挑起另一个没有意义的话题。“什么时候喝一杯”,有些人问。我说我不喝酒,但是我没说的是陪你的话,今晚我可以喝一杯长岛冰茶。但是那些让我的生命充满冲动的人从不问我,我的宿醉也从未因酗酒引起。

“I am feeling objectified”被翻译成“我感到被同化了”……

显示全部对话

i mean即使那个时候果倍爽不一定进入了中文市场but遇到这种拿品牌指代某类商品的词汇不应该检索一下吗?

显示全部对话

qaf中文站对Looking的翻译错漏百出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地步……Patrick有了新男友后Augustin说"let's raise a Capri-Sun to that"被翻译成“咱们干一杯可沛利酒庆祝下”……

所以常常告诉自己“不要花大力气去深究无法改变的事情”,好好生活意味着要接受自己一切的“坏”并且只为自己存在。

有时感觉自己很容易把自己不能达成一些目标的原因归咎在外形上。前几天和一个帅哥同事一起工作,我很轻易地就成为了边缘的观察者,目睹帅哥成为场子里最热门的人,而没有人需要注意到我。这事儿在我人生当中发生过无数次,最好笑的一次是在我高中时候,我在学生会负责设计校报,整个学生会会定期一起去各个初中门口义卖报纸,有一次也是有这么一个帅哥同事,我在和一个小孩介绍我们学校的时候,她的朋友过来“那边有一个帅哥我们去找他买吧”,她一声不吭地跟着去了,留着我尴尬地待在原地。我那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可能是我知道我再怎么想都只是会对我自己的心灵造成巨大的伤害,所以自然地把这段经历给封锁起来了。我也是刚刚写前面这句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那个在江边卖报的下午,一个自卑的小孩遭遇了他此生无法回避的凝视。

我的孤独感来自日常,来自“只有我一个人自己在行动”的事实。最近在巨大的超市货架前,在游戏的组队界面里,我原本从未觉察过的孤独感袭击空空的我。我没办法把这件事说得很清楚,也没有办法去解决它,我有很好的朋友but like 和他们在一起之外的那些属于我自己的时间里,我有些时候是没有办法接受一个人的。特别是会想起以前这些时候是有人一起的,现在即使这些事情本质上是我能够享受去做的,也像被孤独感掠夺了快乐的权利。

《盛夏未来》相关,有剧透;总体来说值得一看(特别是吴磊的色相) 

首先我觉得电影本身是想创造一种可供代入的体验,而主创人员很“贴心”地照顾到了非异性恋人群的体验,因为许多人心中都可能有着一个白月光的存在,而郑宇星的白月光是MING……但!模糊化的处理并不会影响到代入本身,本人看各种性向的爱情电影(只要拍得好),代入都不是问题……那我只能姑且认为导演否认这一种暗示其实更多来说是在否认一件事情——郑宇星目前有十分稳定的性向与性别认同(which因为他正处于探索的阶段所以没有?同时郑宇星本身需要处理的是MING和自己的关系、自己因MING弃考和家人的关系、万人迷【影片中提到有很多女生在追他】和抖音网红的身份等等导致他对于自我性向/性别认同可能产生质疑和动摇的问题)。诚实也好,勇敢也好,这两种行动的伦理都建立在清晰的自我认知上,即明白我要诚实接纳我之所是并且勇敢做自己,这也是Z世代尤其是其中的LGBT群体特别能够共情的议题。

显示全部对话

《盛夏未来》相关,有剧透;总体来说值得一看(特别是吴磊的色相) 

今儿个为了吴磊的色相去看了这部青春片,电影里要处理的议题有点多但可以看出核心还是放在了如何做到“诚实与勇敢”上,而这个核心议题恰好和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对于身份认同的不断探讨却难以自洽的共同问题相契合的。我想讨论的一点是,为什么导演要把郑宇星(吴磊 饰演)的前任做模糊化、符号化的处理?我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是更倾向于其他人所言的“郑宇星是gay”的主张,而看完电影之后,我才真正确定如果郑宇星的欲望对象是主流的顺性别的具有女性气质的女性的话,这种模糊化的处理、和lgbt相关的暗示全部将会显得十分多余。网路上所言的中英文字幕对于人称代词的区别(中文的她对应英文的直接用其名“MING”替代)、《拥抱》本身对华语lgbt社群的意义还有台词当中各种微妙的、存在解读空间并且能为其性取向作证的各路观点我无意复述,我从看完到现在,抱着一个长期睡眠不足作息紊乱的脑子只是在想两个问题:1.导演为什么要在采访(我未求证,在豆瓣热门长评中看见,姑且以为真)中否认“同性恋”的暗示、强调符号化这一操作并非为了顺应审查制度;2.所有具有同性恋暗示的文本都并非对于影片主旨的传递有决定性的作用,完全可以把郑宇星塑造成顺性别直男,这样还会更有利并更贴切片方对于“磊枫”CP的营销。

时至今日我还在为自己的思维定式赎罪。我自卑来自于我对孤独的错误归因和过度敏感。

在熬了一个长夜快睡下前,难免对一些没有结果的人感到遗憾。“清理。”脑子里一个声音在祈祷回忆被删除,就像我卸载约会应用一样。我放下以前那个脆弱而缺爱的自我,给他盖上被子,然后不能回头地走入新的白昼,修行,直到爱人而无所求。

tho 有时候flirt和性骚扰的边界真的蛮模糊的…

显示全部对话

我还挺享受和直男flirt的,即便他们自己不当回事。

刚在路上看到俩小哥溜着一只漂亮的大萨摩,我刚想上去和帅哥们搭讪,看到狗狗正弓起身子作大便状,我便尴尬地停住了。

显示更早内容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