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长毛象上的女权嘟文愈演愈烈,一直以来我自己感到很困惑。有两个问题:

1. 女权嘟主们是否有统一的诉求?
2. 诉求对象是谁?

通读点讲就是:希望哪些人做哪些事?

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有了答案,那么你认为自己所想的能实现吗?
@board

@treehole 我也好困惑 能否表明你的id 很想屏蔽你 或者你屏蔽我也行

@treehole
1.你对“女权嘟主”是否有确切的定义?
2.询问对象是谁?
通俗点讲就是:希望哪些人给你哪样的答案?
如果你对女权和女权嘟主有了定义,那么你认为自己的提问能成立吗?

@treehole @board 不是,你投了树洞还艾特版聊是什么操作???

@treehole 如果你其实已经先入为主,装清纯,摆姿态,钓鱼式提问,那你就是个心眼坏的蠢货;如果你只是单纯看了那么多言论,连自己的想法都没有,那我收回前面的话,并向你道歉,你只是个缩头缩尾的蠢货。

@treehole
你是誰啊,有能耐大號說話,你男的吧,陰溝裡的玩意,揣著明白裝糊塗。
你不懂嗎?裝什麼蒜。

@treehole 简直是有病,问出这样问题的你很值得被我block。

@treehole 首先,没有“通读点讲”这个说法;其次,通俗来说,就是希望你——自以为是的男人——闭嘴。

@treehole 不懂 男的是吗 希望像你这种的脑残男全死掉就行 没啥诉求

@treehole 可能大概也许至少我自己是希望你这种人能主动或者被动地永久消失于赛博世界与真实世界……

@treehole
哪位老鼠人投稿的这个啊?装模作样问什么?你爹死了知道吗?在这里假装困惑?我们的诉求就是把女权说出来,说得越多越好,现在完全不够多。

@treehole @board 连用自己的账号讲话都不敢,连用一个非实名的网络账号讲话都不敢,你软弱的声音不值得被任何人听到,你的意见无人在意,你不配要求任何人回答你的问题

@treehole 看到这儿不禁想转一下经典之慈祥野爹四部曲 这位朋友 你走到了第三步

@treehole @board 看着你我也好困惑,你难道是在沉迷吃屎的时候,突然陷入了哲学问题,一时困惑不已还忘了把屎咽下去,转过头就来这里满嘴喷粪的开始发问了?

@treehole 有时间问这种苍白愚蠢的问题还不如去拉一次物理意义上的屎

@treehole 如果可以的话想了解一下你的id,互相屏蔽是个不错的选择。

@treehole 那我也用通俗一点和您所处的话语里给您一个建议,多看点书。

登录以加入对话
TzCafe

一个畅所欲言的网上咖啡馆,欢迎在这里交流,就像在现实中的咖啡馆里那样。